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88章 开始精心布置

作品:《 官色

        二了胡副书请和黄副厅长三人的汇报兰后,毛书记沉吟,随后开口说道:“你们这个。\.cǒm//暗度陈仓的撤离计划很好,我完全同意。

        只是,具体什么时候撤离,以及撤离时究竟要不要把整个调查组都撤回来,我现在也不能给你们一个明确的答复,因为这要看具体的情况来完”

        王书记这样说,胡副书记和黄副厅长二人都很理解。毕竟无论采用哪种方法撤离,到时候恐怕已经不是他们省纪委所能决定的了,因为这里面涉及到了多方的态度,别的不说,那些为马市长鸣不平的老领导们的态度就很重要。如果他们非要坚持调查组全部从东江市撤回来的话。恐怕省委领导顾虑到这些老领导们的感受,也会做出暂时妥协的决定。

        哎,希望到时候的局面不会太糟!胡副书记暗叹口气后,点头说道:“王书记,既然这样,那省里这边就麻烦你多周旋一下了!尽量为我们调查组多争取一些时间!”

        “这个没有问题!”王书记轻轻地点了点头,随后,他的话锋突然一转”不过,既然撤离的这个大调子已经定下来了,那我们也要提前做一些准备了。要不然,到时候会措手不及的!我看不如这样吧。你们先从调查组里挑出一个精锐的小组来,然后再让他们去全面的”

        “啊,王书记的意思是万一我们调查组被迫全部撤出东江市,那就让这个。精锐组潜伏起来继续暗中调查?”听见王书记这样说,黄副厅长还没等他讲究,便两眼放亮的在一旁插话问道。

        “呵呵”王书记笑着看了黄副厅长一眼,随后轻轻地摇了摇头,“你说的对,但也不全对!”

        “那那您的意思是”黄副厅长此时真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我的意思是”王书记转身坐到了身后的沙发上,“这得看具体的情况来定,但就算是整个调查组都迫于压力撤出东江市,那个挑选出来的精锐小组也不能外出进行调查,因为他们毕竟已经在东江市调查走访一段时间了,要是露面的话,难免不被有心人认出,所以他们只能在东江市的某个特定地点暗中配合我们所派出的另外一组完全新面孔的调查人员,并负责案件分析工作。”

        顿了顿,王书记又继续说道:“刚才所说的是最坏的那种情况,除此之外,还有另外的一种情况,那就是调查组并未完全撤离,而是为了收尾工作,仍留下了那个精锐小组。这样的话,这个精锐小组的作用就更大了!他们不仅可以在明面上吸引马市长一伙的目光,而且还可以暗中配合另外新调去的那组秘密调查人员,并帮助他们分析案情,制定下一步的褂查计划。”

        “对啊,有了他们这些了解案情的家伙,无论是发生何种情况,我们都能够派上用场啊!”当局者迷,直到这时,黄副厅长才想通了这点。 http://m.soduso,cc首发

        见他这个,样子,王书记和胡副书记二人都呵呵轻笑起来。

        这次,虽然没有得到确切的答复,但是胡副书记和黄副厅长二人走的时候,心里已经基本有了底儿。

        回到调查组的总部之后,胡副书记便把王书记的建议跟李主任简要的说了一下,并吩咐他在调查组内部找一个最精锐的小组出来。

        一听说要找一个最精锐的小组。李主任首先想到的就是李飞的那个小组。这倒不是他对李飞有所偏爱。而是因为为了应付突发情况,他特意把那些调查经验丰富的人员都编在了李飞的那个应急机动小组。而且这还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李飞他们这个小组在总部留守的时候还负责对各种线索进行汇总,可以这样说,他们这个小组是对整个调查线索最了解的小组。

        有了这两个条件,李主任当即便向胡副书记提出了这个精锐小组的人选。

        而胡副书记听了李主任的分析之后,也欣然同意了这个建议。就这样,为了能够让李飞他们这个小组更了解案情,李主任在几天前又重新安排了任务,把目前最重要的调查任务交给了他们。

        至于说为什么让姜华再次进入这个小组,李主任也有自己的一番考量,他觉得,就算是发生了最坏的情况,李飞他们这个小组被迫转入了地下,那有了姜华这个本地干部的暗中帮助,对案件的调查还是大有帮助的!

        姜华并不知道自己住院的这些天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变化,他被李飞拉着讲解了一番调查进度后,便跟着李飞他们小组一起外出调查去了。

        此时,在省纪委的信访办公室内。小魏正像往常一样查阅着只上刚送过来的检举信件。突然,他的手微微一抖,面上的表情也变得兴奋起来。

        原来,就在刚刚拆开的这封检举信件中小魏看到了一些可以说是非常惊人的检举内容,而这些内容也正好是目前省纪委想要掌握的。

        太好了!等了这么多天,终于等到了洪奋之下小魏用力的敲了一下身前的办公桌。

        “怎么回事小魏?你那边有了什么重大发现了么?”听见响声,在另一边查阅文件的信访室王主任抬头问道。

        “是啊,主任!小魏强忍着兴奋,一脸笑意的起身站起,紧走几步走到王主任的办公桌前,把手中刚刚看完的那封检举信递了过去,“主任你看,你吩咐我要时玄注意的那个“有良知的小偷”终于又寄出了一封检举信!”

        “什么?这是真的?”王主任腾的一下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一脸兴奋的接过了小魏手中的检举信件。

        片亥之后,王主任用力的握了握拳,大声笑道:”涧书晒细凹口况姗)不一样的体脍”、说阅读好去外刚了,总算是没有辜的领导的期望!等了鳖么多天,终千来了!”

        也不怪王主任这么激动,早在数天前,省纪委王书记和胡副书记二人都先后多次打电话交代仙,让他一定要及时查阅那些新寄来的检举信件,一旦发现跟东江市调查案件有关的检举信件,立刻呈报给他们。

        王主任也是在省纪委干了多年信访工作的老同志了,他深知这封检举信的重要性,所以在冷静下来后,他低声的对小魏叮嘱道:“这封检举信上的内容你一定严格保密,对谁都不能说!”

        “哎呀,王主任。你就放心吧!小魏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我这张嘴你还不知道么?绝对的严丝合缝!别说是跟其他人,就算是做梦时,我也不会跟梦中女神说的!”

        “你子,又耍贫嘴!”王主任笑着锤了小魏的肩膀一下,然后一边往外走,一边吩咐道:“你再把剩下的那些检举信件查阅一下,看看还有没有类似的检举信件。”

        “好嘞!你就放心吧,绝对不会有一丝遗漏的!小魏笑着保证了一声后,赶紧又坐回了自己的办公桌前。

        王主任从办公室里走出来之后。便急匆匆的上楼去找省纪委王书记

        了。

        王书记这一阵儿很有些焦头烂额的感觉,因为他除了要安排省纪委的工作外,还要承受那些老领导们的不断压力。对于这点,他也没有办法。除了找借口拖延一下调查组撤离东江市的时间外,也没有其他方法

        。

        但就算是这种拖延的方法,在最近两天也有些不灵了。毕竟那些老领导都不是吃素的,他们虽然已经退下来了,但昔日的影响还在,看见这么长时间省纪委还没有动作。他们难免会心中有所意见。于是,这两天里,不仅是王书记,就连省委田书记也数次接到了那些领导再次打来的问询电话。

        在这种情况下,王书记明白,自己恐怕是拖延不了几天了。但是。作为省纪委的掌舵人。他又不能把这些困难跟下面人明说,毕竟他们现在还在为调查努力的工作着。不能有一点分心。无奈之下,他只的一个人在办公室里皱着眉头想起办法来。

        点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紧接着秘书小刘快步走了进来。

        “王书记,信访室的王主任过来了,说是有急事要找您。”

        听说是王主任过来找自己,王书记的面上立刻生起了一丝喜色,暗道,莫非是那个,人真的又寄了一封检举信过来?

        想到这里,他立刻点了点头。“既然是有急事,那就赶紧让他进来吧。”

        片剪之后,王主任一脸喜意的推门走了进来。

        “老王,是不是那件事有消息了?”看见王主任面上的神色,王书记心中一宽,立刻出声问道。

        “是啊,王书记,大喜事啊!”王主任从兜里掏出姜华所写的这第二封检举信之后,便笑着快步走了过来,“果然不出您所料,那个“有良知的小偷,又再次寄出了一封匿名检举信,并且,在这封检举信上,他把矛头直接指向了马市长,而且不仅这样,他还在信中揭发了一些我们以前完全没有掌握的情况!”

        “真的么?这太好了!你快把检举信给我看看啊!”看见王主任仍沉浸在兴奋之中,并没有把检举信交到自己手上的意思,王书记赶紧催促道。

        “嘿嘿刚才太激动了,忘了这茬儿了!”王主任尴尬的解释了一句后,赶紧把手中的检举信递了过来。

        王书记此刻已经没有心情计较这些了,他麻利的接过这封检举信之后。便迫不及待的抽出信纸,仔细的阅读起来。

        这封检举信王书记读的很慢。而脸上的表情也随着检举信上的内容在不停变换着,有时是惊喜、有时是恼怒

        检举信只有短短的一百率字,但王书记却读了足足有五六分钟,然后这才面色复杂的放下了手中的检举信。

        “老王,你说我们当官从政到底是为什么?难道就是为了升官发财、光宗耀祖么?为什么有些党的干部就是不能把持住自己呢?”王书记靠坐在办公椅上后,面色黯然的向王主任问道。

        见王书记神情有些低落,王主任赶紧开口劝道:“王书记,你也用不着为这些党内的蛀虫惋惜!他们接受了这么多年党的教育,不想着好好回馈给党,回馈给人民,反而一心只想着自己的私利,根本就不值得我们去同情!”

        “呵呵”王书记微笑着摆了摆手,“你不用劝我,干了这么多年的纪检工作,这些事情我见多了,不会被他们干扰到!刚才我只是心有所感罢了!哎,看来这“钱、权、色,始终是我们时刻所要提防的最大敌人啊!”

        感叹了一番后,王书记面色一正。又恢复到了平时那种沉着睿智的

        子。

        “老王,这封检举信的事情。你应该都交代好了吧?”

        “是的,王书记,这封检举信除了我和小魏看过之外,并没有其他人见过。而小魏,我在刚才也郑重的叮嘱过他了。”

        “嗯,这就好!”王书记轻轻的点了点。头。

        王主任走了之后,王书记便立刻抓起话筒,分别给胡副书记和黄副厅长二人各打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里,他把这封检举信的内容简单的讲了一下,并要求胡副书记二人立刻驱车赶回省城来商量下一步的具体计发。

        接到王书记打来的电话,并听了电话中的内容之后,胡副书记和黄副厅长二人都非常的兴奋,当即便吩咐司机驱车直接赶母了省城。

        因为路程的关系,距离省城较近的胡副书记首孔烈川了省城。在省纪委办公大楼门耸下车户后,胡副书记兴奋的迈开大步向王书记的办公室走去。

        “王书记,那封检举信呢?快让我看看!哈哈”刚一推开王书记办公室的屋门,胡副书记便笑着快步走了过去。

        王书记抬头后,见是胡副书记。笑着把放在抽屉里的那封检举信递了过去,“大概的内容我不是已经在电话里跟你说了么?你还这么心急干嘛!”

        “呵呵,那可不一样!这可是我们整个调查组的救星啊,我自然要好好膜拜一下了!”心中高兴之下。胡副书记难得的开了一把玩笑。

        同王书记一样,胡副书记看的也十分仔细。看完之后,他轻轻的用了甩信纸,抬头向王书记看了过去,“王书记,这个”有良知的小偷“还真是我们的及时雨啊!有了他提供的这些线索,我们完全可以从容布置了!我就不相信,在这种情况下,马市长还能翻了天!”

        “呵呵”王书记笑了笑,起身从办公桌前走了出来,然后轻轻的拍了拍胡副书记的肩膀,“老胡。你能这么有信心,我很欣慰!不过。对手毕竟不是一般人,而是一个伪装极好的老狐狸,所以我们除了坚定信心之外,也不能掉以轻心啊!”

        “王书记,这点你可以放心!我老胡除了在战略上蓖视他之外,在战术上一定绝不马虎,肯定能把他盯的死死地!”有了姜华在检举信上所提供的这些情况之后,胡副书记显得非常有信心。

        “好,这才是我所认识的老伙计!”看见胡副书记这幅表情王书记仿佛又看到了以前两人在一起并肩查案时的情景。

        黄副厅长一路急赶,正好在这时推门走了进来,见状,他笑着上前插话道:“王书记,当年您和胡副书记可是被称为纪检双剑的!这回有了这个案子,你们正好可以再次并肩战斗,让那些**分子尝尝你们纪检双剑的厉害!”

        “哈哈,纪检双剑?这个称号好像许久不见人提起了吧?”王书记笑着向胡副书记看了过去。

        “可不是么!”胡副书记面色喘嘘的叹了口气,“自从我们俩先后走上领导岗个之后,有很多年没有听别人这么称呼我们了!说起来,还真有些怀念!”

        “呵呵,是啊!”王书记眼中也也闪出了一丝缅怀之色。

        “呵呵,两位领导,你们不要摆出这副样子好不好?好像都七老八十了似的!这样可不行,党和人民还需要你们发光发热呢!”见气氛有些索然,黄副厅长笑着打趣道。

        “呵呵,不行了,我跟老胡都老了!也发挥不了几年余热了!这将来的,作,还是交给你们这些年轻人来施展吧!”和胡副书记相视一笑后,王书记笑着摇了摇头。

        见王书记这样说,黄副厅长也不好再接下去了,便赶紧转移话题道:“王书记,您这次把我胡副书记叫回来,是不是又有了什么新的计哉了?”

        “呵呵,这件事情,我们一会儿在常委会上再议,你先看一看这封检举信吧!”王书记笑了笑,把刚才胡副书记放在办公桌上的那封检举信给黄副厅长递了过去。

        黄副厅长到底是年轻,没有王书记二人沉稳,他没用两分钟便看完了这封检举信,然后一脸的兴奋的向王书记问道:“王书记,什么时候召开常委会?我都有些等不急了!”

        听到他这样问,王书记抬手看了一下表,然后笑着说道:“就知道你小子肯定要等不急,所以在给你们俩打完电话之后,我就吩咐秘书去安排了。时间定在了上午十点,现在已经差不多了,我们这就过去吧!”

        说着,王书记便接过黄副厅长手中的检举信,率先拉开屋门,向外

        去。

        等王书记三人走进小会议室的时候,其他常委已经都坐在椅子上等

        了。

        见状,王书记一边往自己的位置上走,一边把手中的那封检举信交给了负责现场记录的秘书,并轻声吩咐道:“你把这封检举信交给现场的常委们看一下。”

        检举信上的内容并不多,只有短短的一百来个字,现场的常委们很快便传阅完,并在下面低声议论起来。

        见状,王书记轻轻的敲了敲桌子,等现场都安静下来了,他这才缓缓地说道:“对于东江市的那件案子,我们已经开了好几次常委会进行研究了,期间也取得了一些突破。但是在最近一段时间,因为对手太狡猾,调查不但进展不大,而且还受到了外部很大的压力。在这种情况下,调查组的同志们非但没有气馁,反而更加努力的展开了调查工作,他们都是好样的!在这里,我建议大家先给他们鼓一下掌!”

        说完此话,王书记便率先抬起双手,用力的鼓起掌来。

        在他的带动下,很快小会议室里便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掌声落下后,王书记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我们干纪检工作的。就是要迎难赶上,秉公办事。敢于碰硬,决不能半途而废!这次的调查虽然是困难重重,但我们既然已经走到了这里,就绝不能轻易言败!现在,信访室又收到了一封检举信。信的内容刚才大家已经看了,下面,大家就根据这封检举信所揭发的线索,好好讨论一下吧!”

        听到王书记这样说,下面的常委们很快便热烈的讨论了起来。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讨论之后,常委们渐渐地分为了两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