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十二章看谁比谁更嚣张

作品:《 地狱交易平台

        “诸位,你们会因为今天正确的选择站在这里而感到高兴。\.CǒМ\”

        周逸才笑了一笑,手里夹着支香烟,慢吞吞的走到墙壁下那副巨大的地图前。

        然后从一个官员手里夺来一个类似指挥棒的东西。

        挥动了几下,点在地图上:“朋友们,各位前辈兄弟姐妹们,大家一定很熟悉这是什么东西……不错,这是整个金三角的地图,也是各位的财源。”

        周逸才用指挥棒点了点很多黑的黑,紫的紫的小方块:“这上面的每一种色彩,标志着每一个势力!至于这些空出来的地方,就是那些死鬼们留下的无主之物,而现在,这些地盘,都属于在坐的每一个人……八百多亩鸦片种植地、五百多间毒品提炼厂、四十多个城镇该怎么分……”周逸才故意顿了顿。

        房间里沉默了一会,很多小势力忍不住了!周逸才从他们的脸上看到的是一种赤1uo裸的贪婪!鸟为食亡,人为财死,在这巨大的利益面前,很多头目再不畏惧来自于崇神的压力。

        “周先生,大伙都听你的,你说怎么分吧!”说话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她的英语有些生硬,不过声音很动听。

        那张精致的脸蛋,还不忘给周逸才一个媚眼,试图挑衅周逸才。

        当然,这里指的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那种战争!周逸才吸了口烟,轻轻吐出一个烟圈,他要的就是他们表态,淡淡的道:“我刚才说了,这个世界讲的是弱肉强食,有实力的拿大头,没实力的要么完蛋,要么拿最小的一头……不过我向诸位保证,你们每一个人,除了原本的地盘不动外,都会拿一份大小不一的地盘。”

        周逸才朝崇神、圣拳、柱天的代表们微微一笑,虽然他们此时很愤怒,同时也在关心着周逸才接下来的话:“我的想法是这样的,崇神拿一百亩种植地,五十间工厂,十座城镇。

        圣拳和柱天,各拿一百亩地,五十间工厂,十座城镇,而天地会的四个堂口,占两百亩地,三十座城镇,一百间工厂。

        而在场的每一个头目们,则拿两亩地,一间工厂,至于城镇,各位就无法占有了!至于剩下的两百多亩地,一百多间工厂,八座城镇,通通都归我火木堂所有。”

        说到这里,周逸才补充一句:“为什么火木堂要拿大头……因为是我一手挑起的火拼,让各位都有钱拿,都有地种,都有毒品出货……不知道诸位对在下的这个分配有什么问题么?”周逸才话一落声,房间里顿时炸开了锅,所有的人嗡嗡的交谈起来,谈论的焦点自然是这次的分脏。

        对大数小头目们来说,只要能平息战火,拿不拿好处,对他们来说根本无所谓。

        而现在,周逸才不仅给了他们土地,还给工厂,而且承认所有原本属于他们的产业都能拿回去。

        对大多数小势力来说,这简直就是一个意料之外的惊喜……当然,有人欢喜,自然有人忧,对一些大势力和中势力来说,两亩地,一间工厂,这根本就弥补不了他们这次的损失。

        不过周逸才刚才表现得很嚣张,而现在面对所有人的目光,周逸才依旧很坦然,丝毫没将他们放在眼里一样。

        虽然很恼火,不过一想到度阿先生的下场,很多人闭嘴了,只是把目光投向三巨头的代表们,至于为什么不向洪刀四位堂主求救,因为很明显,这次的分脏,天地会占了大头。

        原本对周逸才怀有恨意的沙子等人,简直越看周逸才越顺眼,这才是自己人嘛!有好处,大家占。

        虽然对周逸才独拿大头有些不满,不过相比起崇神和圣拳三巨头来说,他们占的好处,简直太多了!“周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斯卡诺忍不住了,拍桌而起。

        接着柱天、圣拳的代表人也跟着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周逸才道:“周堂主,难道你想再度挑起战火么,还是你认为,天地会能同时对付我们三大势力么?”“对!凭什么你天地会拿最大的一头!周先生,如果你不想惹来众怒,最好给我们一个解释。”

        三大巨头的人一开口,十来个大势力立时应声道。

        周逸才看了他们一眼,所有反对的势力,不是三巨头的走狗,便是有些实力的头目。

        周逸才知道,刚才的分脏,自然会有很多人不爽。

        有崇神这样的大佬带头,平日里的阿猫阿狗也敢和他叫板了!周逸才毫不生气,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冷冷的看着斯卡诺、阿尔秦、阿里:“三位先生,我先可以回答你们的第一个问题……我的意思是,这次的分脏,我天地会拿大头,谁要是不服,可以,我随时等着各位。

        现在,我来回答第二个问题,阿里先生说,天地会有能力挑战你们三大势力么:我可以明确的讲诉诸位,天地会不害怕任何人、任何势力的挑战——你们要战,我给你们战争。

        谁对我的分配不满意,我立马离开这间房子,而且我可以付责的告诉各位,从今天开始,金三角休想有一吨的毒品走出去,我得不到的,诸位也休想得到,哪怕我一无所有也在所不惜!”随后周逸才笑了一下,看着站起来和他叫板的十多个头目,语气稍微平和了一些:“我希望各位都坐下,因为从这一刻开始,谁敢站起来,就宣告你们将站在天地会敌对的立场!”在这种赤1uo裸的威胁下,这些头目犹豫了。

        在愣了几秒钟后,他们乖乖的坐了下去。

        “年轻人,你别太嚣张了,我们这些老头子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一把苍老的声音,霍地响起,一个七十多岁的泰国人,慢吞吞的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周逸才。

        接着中印度人,圣拳的人,崇神的人,都站了起来,都是尊者境界的大佬。

        对于这种威胁,周逸才会害怕么!这些人最多不过尊者初期境界,而跟随周逸才来的两位长老,均是尊者中期实力,还有君老,更是深不可测。

        周逸才吹了吹口哨,耸了一下肩头,看着他们笑了笑:“ok,看来诸位是不同意我的分配了,或者很不欢迎我在这里指手划脚……很好很好,那么,我天地会只好退出这次的会议了!”“年轻人,你能代表天地会么?”这些尊者境界的老者,哪一个不是心思缜密的老家伙,很快就现问题的所在。

        周逸才能代表什么天地会么——这很重要,毕竟今天来参加会议的,只是代表,真正决策人,还是各个组织的龙头。

        如果周逸才不能,那么周逸才刚才所说的话,通通都是放屁,根本没有一点可信度!如果能,这分量就不一样了!毕竟天地会的名头在那里,尊者的人数更让人心寒,三巨头的人都不希望生一件无法收拾的事情出来!周逸才阴沉着脸,冷冷的站在哪里,能否代表天地会这句话,他没资格说。

        这里除了两位长老外,最有资格的是君老。

        周逸才不开口,很多不满的人都冷笑起来,他们都在看他的笑话。

        你周逸才不是很狂妄,很嚣张么,怎么现在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了!尽管所有的人都在幸灾乐祸,只是奇怪的是,没有一个人敢笑出声来。

        在这关键的时刻,任何的一点星火,都会惹来杀身之惹。

        所以整个房间都沉默起来,只有周逸才和几位尊者在对势。

        “我想,他有这个能力来代表天地会说话,甚至宣战。”

        在沉静约有十多秒钟后,两位长老终于开口了!平静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怒色。

        “如果谁还敢挑衅,我不建议将他当场击杀。”

        君老很野蛮,很残忍,很直接的道。

        对这几位尊者,他同样忍不住想出手了!嗡嗡嗡……下面在片刻的惊呼后,立即又陷入了死一样的沉静当中。

        三巨头的尊者们都通红着脸,欲要爆一样,是否随时都想动手。

        而下面的人,个个都在颤抖着,真害怕这群大佬一言不合,大大出手,演变成一场无法收拾的战火。

        周逸才看着三巨头的尊者,脸上露出笑容:“几位老家……伙,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我代表的,不是整个天地会,但是我能代表整个火堂的兄弟做出决定……如果你们不满意我的分配,有种就出来和我对决……对,我就说的是你。”

        周逸才指着崇神那位尊者嚣张的道。

        刚才就是他叫得最凶:“你说我嚣张是不是……我嚣张,是因为我有这本钱。”

        周逸才很恼火,这几位尊者的突然插手,使他丧失了刚才营造出来的气势,让下面的头目们看他的笑话……他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生,哪怕生流血的事件作为代价。

        不错,尊者境界的高手已经达到了一个神鬼难测的地步,从境界和晶力来说,周逸才稍逊一筹。

        可是事情无绝对,精神念力,越级挑战,周逸才不建议在这种情况下,暴露出自己的底牌,击杀一位尊来立威,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诸位,能否听我一言。”

        就在剑拔弩张时刻,一直沉默的政府官员,终于忍不住介入了:“我希望各位都能冷静下来,杀戮绝对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而且我能很付责任的对各位说,我们不希望再看到战火……没有人喜欢麻烦,你们如此,我们各国的政府也如此!如果再生类似上个星期火拼的事件,我们的军队将要插手进来,甚至摧毁所有的种植园,而金三角这个区域里,将再不会有毒品的存在,哪怕是鱼死网破,政府、军方也不会允许你们一直将战火漫延下去!”“对对对……”很多小头目也开口了。

        如果几个巨头火拼起来,他们这些小势力,也会跟着倒霉。

        “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不能谈成的,何秘动刀动枪嘛?”“周堂主要求是有点过份,但是不可否认……这次的大火拼,他火木堂出力最大,拿大头也是应该的。

        因为这些空着的地盘,都是他们策动的;不策动,则没有,既然大家都有好处拿,干嘛非要往死里拼呢!”“我赞同周堂主的分配!”“我也赞成……”“还有我……”一时间,大部分的头目都开口了!只有斯卡诺的脸色,依然阴沉着。

        当然,最不好过的还是被周逸才指着鼻子挑衅的尊者。

        如果是其他人敢这样挑战他的权威,他会毫不考虑的出手斩杀……不过周逸才他就不得不仔细的想想后果了。

        就算突起难,他也没有把握一举将他击杀。

        更重要的是,这里还有天地会的三位尊者,每一个的实力,都远比他强。

        所以他只能忍,只能朝周逸才瞪眼……还好,也有人给他台阶下。

        “我希望周堂主说话注意一点,要知道,有些东西可以乱吃,而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

        这尊者冷冷的警告着周逸才,重新坐了回去。

        对于这种话,周逸才很无奈,鸭子死了嘴还是很硬的。

        耸了耸肩头,周逸才淡淡一笑:“既然大家都赞同我的分配,我就敢向几位官员先生们保证,在坐的每一位先生都是遵守法律,遵守规矩的好——公民,谁也不会做出些傻事出来去挑衅队军的。

        这一点,我可以承诺,走出这间房子后,金三角还是金三角,而战火,远永的会消失。”

        周逸才看着圆桌的大佬们,暗暗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亦知不能让他们满意,也就没有和平的存在。

        径直走到那张巨大的地图前,拿起一角的大头笔,在地图上又划了一个圈,将清莱周边的一城镇和种植园划进去。

        这其中包括了各方势力的地盘在内,大大小小总共有三十多家。

        随后看着房间里的所有人,笑了一笑道:“诸位,我刚才说过,要给金三角立一个规矩,希望大家都参与进来,共同完成这个协议……一个让所有人都满意的和平协议。

        一旦谈成,我希望在坐的每位朋友们,都能遵守这份由我们共同创造的规矩。”

        周逸才瞟了斯卡诺几人一眼,从他们的脸上周逸才看出了那种不屑,猜出了他们的想法!他们不想和自己撕破脸,更不敢挑衅天地会的权威。

        当然,他们也不会遵守什么协议,以及按照他的话去做。

        走出这间房间后,他们必定会策动一场阴谋出来。

        周逸才是不允许他们这样做的,而现在,是他该放出诱饵的时候了。

        一个人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决定!“不过在这之前,我想宣布一件事……”周逸才语气很平和的道:“为了避免和金三角的朋友们生没有必要的误会,以及为了给大家更多的生存空间,我决定,火木堂退出金三角的毒品交易……从今天开始,火木堂将不会在生产哪怕一克的毒品、鸦片。”

        沉默,死一样的沉静,所有的人,不管和火木堂有仇的,还是对周逸才有恨意的家伙,都抬起了头,用一种不能置信的目光,看着他!大家都明白,金三角最赚钱的是什么——毒品!世界上最赚钱的贸易是什么——石油、军火、毒品!火木堂退出毒品交易想干什么?难道去种植水稻、茶叶、玉米么?斯卡诺冷冷的笑道:“周先生,你是在和在坐的朋友们在开玩笑么?还是觉得,我们都是傻瓜么……开玩笑,你不种鸦片,难道要种大萝卜……你真舍得放弃这块利益?”周逸才又抽出一支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摊了摊手:“为什么舍不得,或者说,诸位是不相信我周逸才会说到做到么?”哼哼!!三巨头的人都冷笑起来,就连天地会四个堂口的头把交易,也在冷笑。

        有些自以为聪明的头目突然警觉起来,纷纷猜测这位一手策动整个金三角大火拼的家伙,又在玩什么阴谋不成!只有君老和两位长老,没有丝毫的惊讶。

        因为在这之次,他们已经知道了这个决定。

        “如果周先生能主动的放弃这害人的东西,我代表泰国的政府向周先生保证——无论周先生今后做什么生意,我国政府可以承诺,免去周先生以及火木堂的所有朋友们的税!甚至可以提供周先生最大的方便!”泰国的官员露出了一个善意的微笑,不过周逸才肯定,这家伙其实在嘲讽他——异能界的人做生意,还用得着上税么?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不过周逸才还是很热情的向这位官员表达谢意:“抱歉,还未请教这位先生的名字!”“他信……”这家伙很高兴的回答道:“周先生叫我他信就行了,不用称乎生先!”“他信……”周逸才喃喃念着这个名字两声,突然正色道:“我希望你记住今天的承诺,不然,我敢保证,你会死得很难看。”

        对于周逸才的威胁,这家伙一笑过之,因为他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傻到会放弃最大的利益,而去做其他的生意!“言归正传!”周逸才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不管在场的朋友们相信也好,不信也好,总之一句话,火木堂将要退出金三角的毒品交易这块贸易。”

        周逸才这几句话说得很诚恳,甚至很真诚的看着每一个头目:“当然,到手的利益我是不会放弃的。”

        周逸才又拿起指挥棒,在地图上狠狠的点在那块他划出来的方块,沉着声音道:“在退出这生意之前,我手里有些货,也有些地盘和种植园要出手,而我划出来的这块地方,在未来,只属于我火木堂,不允任何一方出现在这里!当然,你们可以派普通人来接手这里的生意,而且我们火木堂可以保证诸位的财产安全!所以我手里的毒品生意要转手!所有的种植园、工厂要拍卖,哪位有兴趣,尽管出钱。

        谁的价钱高,谁就可以拍走这里的地。”

        周逸才笑了笑,轻轻的添了添嘴唇:“我初步的估计了一下,火木堂原来有十五个种植园,八座毒品提炼厂,再加上今天得到的八座种植园,几间工厂,总价值在两亿五千万美元左右。”

        周逸才微微一笑,在地图上又添了一个圈,而圈内的东西,全都属于火堂。

        “斯卡诺先、阿里先生、阿尔秦先生,还有四位堂主,这个圈内的的产业,我打算以一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你们四方……这价钱相信你们也知道,绝对公道!至于各位想要占多少股份,里面又如何细分,我就不想插手了,还是你们关了门自己斟酌商量吧!”周逸才这几句话已经给足了三巨头的面子,五个种植园,七间工厂,一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他们,到有些讨好的意思,如果斯卡诺等人再不知趣,就有点不识抬举了!而看周逸才认真的样子,到不象是装的!同时也知道,这是周逸才向他们表示友好的方试!几巨头立时低声交谈起来,又猜测周逸才这话,有几分的可信度!“周逸才先生,你真的确定把手里的全部毒品生意转手么?”缅甸人果然很贪婪。

        说话的是缅甸境内的一个大势力的头目,在这次大火拼中,由于他的势力有些偏离金三角一带,几乎没受到什么损失,这时看有机会插入一脚忍不住道。

        所有的头目看着这家伙得意之色,都忍不住诅咒他的祖八代!周逸才很温和的道:“不错,我是有意出手所有的生意……除了刚才我卖给柱天、崇神、圣拳、四大堂的种植园外,清莱城周边的产业,我一样会出售给各位。”

        “周逸才先生,如果我说,我们黑匣子能吃下你所有的产业,你打算报出多少的价码。”

        黑匣子,是他所代表的一个势力,虽然离金三角有点远,但不可否认的是,黑匣子是一股金三角所有组织不可忽视的力量。

        靠!这东西,还真把周逸才当冤大头了,想吞下清莱城周边的所有产业,心太贪了点吧!“我想这位先生有一点可能理解错了吧!我说的是……把产业卖给在坐的各位,但并不包括你。”

        周逸才微笑看着这家伙,露出了一排雪白的牙齿,然后脸色刹时阴沉了下来。

        这家伙当他是傻瓜,将所有的生意转手给他,除了拿到一笔不菲的钱外,周逸才根本得不到任何的好处。

        如果分别将种植园卖给在坐的一些头目,今后仍然可以从他们身上赚取不少的钱。

        看着这家伙,周逸才冷冷又道:“我想这里应该没有你的事了,同时我对你这人很讨厌,甚至希望你从我眼前消失……接下来,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巴狗,你财了,你竟然敢惹怒周先生,我看你还是赶紧的滚蛋吧!免得惹来杀生之惹!”下面的头目这下乐了,有几个对这家伙颇有意见的头目,乐呵呵的大叫道。

        “什么东西,你也不找块镜子照照,你有什么资格和周先生讨价还价,还不快滚出去……”……周逸才望着这些小头目,心里颇有感慨,脑袋里不仅闪过一个似曾相识的画面;周逸才记得,在他年少的时候,曾看过一部电影,讲述的就是黑社会里混混的生活。

        当一个老大要动一个小人物时,所有的兄弟,拔出了刀,等着老大一句话,立马冲上去将这家伙分尸。

        而这一刻,周逸才深刻的体会到,权力的重要性。

        弱者,永远都是站在强者身边,不管对与错,只要给足了他们好处,让他们有利益拿,他们就肯给你卖命!所以这个社会无论怎么变,都逃脱不了弱肉强食的法规!黑匣子的头目是怀着怨毒的目光被赶出去的……当然周逸才也不在意他这个小人物,最好他知趣一点,不然,哼哼哼……当这次会议结束后,整个金三角都流传着几句话:做巴爷的朋友,都会得到好处,都有钱赚……做他的敌人,只有一个下场——死!分脏大会到了这时候,已经没有继续开下去的必,当在场的所有人都拿到好处后,所有的误会都得到了原谅。

        特别是周逸才宣布火木堂退出毒品生意,让很多的小头目得到了利益,很多人都不在称呼他为周先生,而改称巴爷!不知道是哪个混蛋把周逸才的外号给透露了出去,不过范破晓在接下来的好一段时间里吃尽了苦头!至于清莱城周边的种植园,周逸才卖给了二十多个中小势力。

        但是周逸才并没打算就此收手,在和这些中小势力签下转让合同时,同时和所有的组织也签下了一份很有意思的协议:一,火木堂退出毒品生意,各方的势力,不准插手清莱事情,所有的卧底潜伏人员,必须得在三天之内撒离清莱城,不准许任何一个异能组织的人存在。

        二,任何组织敢违反第一条协,火木堂有权力击杀。

        三,为了营造一个和谐清莱城。

        清莱周边的所有种植园以及工厂,只准许普通人进入……当然,火木堂承认保护他们的财产安全。

        这条协议主要是针对从火木堂手里卖下种植园的二十多个中小势力。

        既然谈到了保护,而这天下又没有白吃的午餐,所以这二十多个小势力每年得给火木堂一笔不小的保护费,足够周逸才给二爷的分红了!而第四条算是给各国的政府一个体面的交代,哪就是所有的势力必须得停火,恢复金三角的和平!不过据媒体披露,泰国、缅甸、老挝、越南政府为此付出了一笔不菲的美金,赔偿几巨头的经济损失!不过这些都是小报新闻,更真实的情况,大概只有各国的政府,以及像周逸才这种手握一方重权的诸侯才能知道的了!不过有一点很显然,哪就是金三角的治安情况从未像现在这样好过。

        让周逸才好笑的是,联合国为了这件事,还特意的在媒体上公开赞扬老挝、泰国、越南三个国家的办事能力,至于缅甸,很多人已经忘了它的存在——而美国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们,为了找回先前丢失的面子,又公布了不少的通缉名单,周逸才很荣幸,榜上有名……美国报出来的悬赏金额,甚至比当年作拿坤沙时还高了那么一点!不过周逸才相信,哪些赏金猎人们不会傻到为了这点钱而包到金三角来送命……所以可以这么说,美国的这张通缉令,简直就是张狗屁。

        至于周逸才在会议让崇神三巨头丢脸的事,很快就被人遗忘了,整个金三角从哪次会议后,再没有人提起这件事。

        没人会傻到因为几句话而掉命,而我们的斯卡诺先生,阿里先生,阿尔秦先生,还有洪刀几位堂主,正在招开一次封门会议,斟酌着怎瓜分周逸才卖给他们的地盘。

        更重要的是,周逸才从此以后,和他们再没有任何的利益之争。

        在权衡轻重之下,这些大佬们决定就是——装傻!没有那个必要和一个疯子计较面子的问题,因为所有金三角的人都知道,周逸才简直就是一个疯子!挑起金三角的血拼之后,又主动的让出所有的生意,在他们这些内行人的眼里,周逸才就是一个吃错了药,没事找事做的大白痴差不多了!只是这个他们口中的白痴,在回到火木堂后,又一次让人认识了他的血腥手段,几乎是一夜间,所有潜伏在清莱周边的所有组织的卧底,通通被周逸才挖了出来,杀死了后,再送到各个势力的总舵,随便还送上了几句话。

        “我要整个清莱城,只属于我火木堂……来一个,我杀一个。

        杀了一千个不够,我不介意多杀一千个。”

        这是周逸才对传话的中间人说的,而且很快的传到了每一个组织的头目耳里。

        从此以后,周逸才又多了一个外号——屠夫!周屠夫的凶悍确实令人畏惧,至少证明他杀了人后,而又没有敢找他麻烦!所以金三角的组织都得到了一个共识,哪就是宁可惹阎王,也莫惹周屠夫!周逸才的凶名不仅仅是在金三角有名,在天地会同样如此,很多长老人物,都认为周逸才是干大事的人。

        只是这家伙在上位不久,竟然干出了一件蠢事出来,那就是断了火木堂的财断。

        一年光靠收二十多个组织的护保费,只够给二爷的分红,至于手底下一帮人马靠什么养活……在回到清莱的第三天,君老爷子终于忍住找上门了!“刀巴,这么多的兄弟等着吃饭,你断了毒品这一块,很多人都在闹情绪啊!你到是给老爷子我透透底,你打算干什么?”君老还是觉得周逸才这个决定有些太冒险了。

        “君老信不过我?”周逸才叹了口气,亦知这两天火木堂的几位要人物都在闹情绪,他们不敢当面置疑自己,只好找君老来传话,想摸摸他的底。

        君老眯着眼睛,有些玩味的道:“没办法啊!这不是信得过信不过的问题,这是关系到火木堂未来的大事,我这把老骨头不上心不行啊!要是你小子把火木堂的家业都给败光了,老子岂不是让其它四堂的那些老家伙看笑话……你不要和老子说什么垄断,做什么正规化的生意,我这些天在网上看了些资料,垄断是赚钱,可是你打算做什么行业,生产什么产品……不过我先说好,如果你还拿不出什么好主意出来,我老人家可要拉上一帮兄弟,出去抢盘地去了……什么狗屁的协议,在我看来,通通都是废纸,我要是出去抢回卖出去的种植园,哪个家伙敢不服,老子灭了他!信义,哪是对弱者的说法,只要兄弟们有饭吃有钱拿才是硬道理!我就是丢了这张老脸不要,也要给兄弟们一个温饱!”周逸才嘴巴成了个o型,看着牛气十足,流氓样子的君老,狠狠的咳嗽了两声,看来这几天见自己没什么动作,这老家伙是快忍不住了!不过周逸才相信,君老说到就敢做到——信义对他们老辈人来说是很讲究对象的。

        对自家兄弟来说,没信义则不能服众,说到就一定要做到!然而对竞对手,或者潜在的敌人来说,简直就是小孩子骗人的东西!周逸才知道,倘若自己还不表态,君老立马会转头就走,拉上火木堂的兄弟,挑起又一次的大火拼!“咳咳……”周逸才感觉这家伙已经动了火气,亲自给君老斟上一杯清茶,笑呵呵的道:“君老我想请教你老一件事,你觉得我周逸才是个傻瓜傻蛋么?”君老指着周逸才的鼻子道:“你小子要是个傻蛋,这天下就没有聪明人了!”周逸才摊了摊手:“这就对了嘛……我即不是傻蛋,又不是傻瓜,你老人家觉得我会干损己利人的事情么?”君老瞪着眼睛仔细的看了周逸才一会,很认真道:“这到不会,不过……”砰!君老突然拍掉而起:“总之一句话,你小子倒底想干什么?别他**的捏着藏着,老实跟我交代清楚,不然,哼哼……”周逸才笑了笑,很随意的摸出香烟,夹在两指间,又伸手掏出打火机……啪!火苗燃起,周逸才吸了一口烟,再缓缓的喷出来,淡淡的道:“我想卖药,卖天下所有人的药,赚天下所有人的钱……”

        收录的所有作品均由热心网友免费上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