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五十八章要上位

作品:《 地狱交易平台

        小李飞刀,自信之刀,一刀投出,例无虚发。wwW、qВ五.c0M/

        望着满屋的血腥。周逸才脸上竟然很平静,淡淡的一笑,抽出了支烟点上。默默的吸了一口,将尸体上的飞刀拔了出来,放入刀袋中。

        数了数尸体,刚好十八具。一个不差,一个不多,越拳南所有的异能者,尽数毙命于此。

        “下一个”黑龙帮淡淡的一声,周逸才跃起。跳出了别墅,目光如炬,在远处大约一百米的地方一掠而过,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微笑:“看来二爷,还是不放心我啊!竟然派人来摸我的底,还好房间里发生的一切,这人肯定看不到”精神异能,仍然是我的底牌”至于飞刀绝技嘛!呵呵,小李飞刀,本身就是一种威慑性的武器,只有将飞刀闯出了名头,才能令人丧畏。令人不敢挑战例无虚发的神话

        周逸才心头转动,几个起落,周逸才化着一道浮光掠影,消失在这片血腥之地。

        两几种后,一个大汉从一面墙中走了出来,竟然是龙金。

        “他竟然是空间异能者龙金沉吟了一阵。望着阿秦的尸体,喃喃自语的道:“好可怕的飞刀,一刀夺人性命,就算是我面对他的刀,同样也是这样下场吧!,小

        心头不竟生起一丝恐惧:“看来我们都低估他的实力了!”

        与此同时。工厂内。还是那间办公室。

        二爷端坐在太师椅上,他两侧分别坐着四个六七十岁的老者。还有一个面色阴沉的家伙,静静的站在他身后。

        这几乎表代着整个天地会最主要的巅峰力量。

        二爷,不用说,天地会总舵主,最有权威的人。

        他下首分成两排坐着的八位老者,正是天地会的八大长老,而站在他身后的人,是与龙金齐名的双锋之一的紫虎。

        现在这种场景,分明是二爷有意让几人来此,特意为周逸才造势。二爷大马金刀,目光在八个长老身上转来转去,缓缓的端起杯茶。浅浅的品了一口,见众人默不作声,冷哼了一声道:“大家都说说。我虽然是头把交易,但是我们天地会。也讲究话语权,大家有话就直说。别闷在心里,都这么多年的兄弟了,有什么说不开的”我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要让周逸才上位;嗯,最近金三角那几个家伙闹得太狠了点。我们如果仍然放任他们下去,早晚有一天,这群家伙都要打起来。特别是阿云这小子。手很长,都伸到金三角去了,我就是要派个人去,狠狠一刀,斩断他的爪子

        气氛有些沉默,左首一个穿中山服的老者,慢吞吞的挠了挠痒痒,仿佛这件事,根本与他没关系;谁上位,谁下位,关他屁事。

        右首其他三位老者,同样如此,慢条斯理的端起茶杯,浅浅的喝一口。又轻轻的吹了一下,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不管是金三角的五个堂口,还是马来西亚的青木堂,管他们争权夺利也好,拼死拼命也好。与他们无关紧要,只要每年按时交上大笔的美金以及金条就行了。

        人到了他们这种年纪,求稳是第一目标。二爷要推谁上位,这是总舵主的事,还轮不到他们几个老家伙指手划脚,再说了,以二爷的性子。这件事,也轮不到他们插嘴,叫他们来。不过是走走过场罢了。这一点,几个老家伙都有心知肚明。

        安安心心的拿他们的钱过日子,这才是明哲保身的法门。不管谁上位,这好处都有他们的。

        右首的两个老者,大概也有这种心思,装聋作哑的抓抓头,挖挖鼻孔,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

        唯有靠近二爷右首的两个老者,分明皱了皱眉头。

        两人一个。留着大把的胡须,一个却是红光满面,相视一眼,先者沉吟了一下道:“二哥,这周逸才虽说是鬼老三介绍过来的,但毕竟太年轻,入会的时间也不长,要是这么上位了,只怕很难服重吧!”

        二爷看也不看这家伙一眼。把目盯在那个红光满面的老者脸上。淡淡道:“阿祥,你也有话说吧?”

        阿样擦了把嘴,笑嘻嘻的道:“胡强哥的话不错,这周逸才讲资历没资历,讲实力么?大家都不清楚”要他上个也行,只要他将河内的黑龙帮、紫花红、越拳南给平了。我就支持他当个副堂主。”

        这话,他虽然说得小心谨慎,实是分明在难为周逸才上位的机会。

        二爷听罢,摇了摇头,突然笑了:“不不不,我推他上位,并不是要让他当什么狗屁的副堂主,而是火木堂的堂主,希望你们能听明白一点;我陈天南要捧的人,坐副堂主的位置。简单就是丢自己的脸,当年阿云不也就是这样坐上青木堂堂主的头把交易的么?相信大家也看到了阿云的能力,虽然这家伙野心有点大,但你们每年从他哪里得到的钱。也不在少数啊!”

        二爷一挥手,不容胡强和阿祥多话,斩钉截铁道:“这事就这么定了,这火木堂的头把交易。周逸才就坐定了。谁要是不服,就是不服我这个当家的,可以站出来说话

        二爷话声一顿,再不开口。端起茶又品了起来。

        不过他这番话,很霸道。根本不容人去置疑,而且他的权威,也不是这些不管事的长老能动摇的。

        见几人均不开口,二爷淡淡道:“紫虎。将东西拿出来

        紫虎能成为二爷的左膀右臂,他的心思,岂会不明白,从一个架子上捧出了个盒子,放在几位长老面前的一张桌子上,回头看了二爷一眼。得到肯定后,这才轻轻的将盖子打开。

        八位长老也算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但目光一触到盒子内的东西,均倒吸了口凉气。

        盒中,赫然放着一颗人头。

        “金色胡强倒吸了口气,骇然道。

        “不错,就是火木堂堂主金色二爷眼皮一跳。厉声道:“是我让紫虎去金三角,把这家伙给做了”这小子太不是个东西,竟然敢勾结,崇神,组织,谋害自己家兄弟,更想反叛我天地会,我不杀他。难以平众怒

        二爷这一刻煞气极重,冷冷的扫过众人一眼,气势逼人。

        这一次,八位长老古怪都没再开口,一个堂主,他说杀就杀。而且事先未通业山二介。足毋二爷在天地会的权势有多重六※

        而且金色的罪名。是否真有背叛天地会的想法,这大概只有二爷自己心里最清楚。

        这时和他对着干,明显不智小而且这些长老们,也没这个实力,早就被二爷给架空了。

        二爷杀了金色。这火木堂的堂主,自然要从总部派出。既然二爷要推周逸才上位,这事几乎就成了定局,剩下的事,只有看周逸才能否在一夜间,挑了河内那三个小异能组织。

        就在这时,一阵急速的步子,从门外传来,便知重大事情发生了。

        龙金推开门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两片碟子,恭恭敬敬放在二爷面前。

        二爷神色不动,盯了龙金一眼,轻轻的道:“周逸才将事情办好了么?”

        “越拳南、黑龙帮完了,现下周逸才正赶向紫花红总舵去了。”龙金双目有些赤红,很激动,脸上浮起恐惧的表情,像在回忆一个可怖之极的梦境,半晌再道:“只是有件事情,二爷看过这两张碟子便知道。”

        二爷皱眉,挥了挥手,龙金会意,将碟片放如一个凹。里。打开电视机。立马退到一旁。

        画面立马定格在周逸才杀戮越拳南的场面里,哪一道灿烂的寒芒,顿时惊住了在场所有的人”,

        五分钟后,两张碟片放完。也就代表着。周逸才毁灭越拳南和黑龙帮,仅仅用了五分钟的打斗时间”,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从周逸才射出的那道灿烂的寒芒,惊住了所有的人,哪怕是二爷,在目睹那三寸七分长的刀光,心头也颤抖了一下。“好可怕的一刀。”八位长老,同时倒吸了口冷气,齐声叹道。

        这几乎已经超出异能的一刀小在坐的几位,除了二爷外,所有的人。都没万分的把握,避过这一刀。

        在目睹这可怕的一刀后,再没有人开口反对周逸才上位的声音了,这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琵

        河内雄王路,靠近胡志明陵墓的独柱寺内的一栋别墅里。

        周逸才目光很平静而幽冷。眼睛盯着紫花红帮主夜杀的脖子咽喉要害处看了很久,然后轻轻的弯下腰,拔出了插在他喉咙处的飞刀,走到一旁的水池边,轻轻的将飞刀上的血痕洗去。

        别墅内至少躺下了二十具尸体,都是初醒者和掌控者初期者实力

        紫花红主要人员,全部毙命于此。都死于三寸七分长的刀芒之下。

        一刀致命,连丝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整栋别墅,弥漫着诣天的血腥气味,使人有种呕心的感觉。

        轻轻的将飞刀插入刀袋,周逸才环视了别墅一眼,这一次他并没有感觉到那个。暗中跟着他的人,掏出一盒香烟。抽了一支点上,辛辣烟气吸入他肺中,他精神一震,顺着别墅的大门走了进去,直接到了二楼。他的脸有些痛苦,甚至有些扭曲。仿佛在极力的忍耐什么。

        几步冲进别墅内的洗手间里,一头扎进了一个马桶隔间,立时蹲下,抱着马桶狂吐了起来。

        这一刻,他甚至连自己都一阵阵恶心,整整五十多条人命,仅在两个多小时内,全部丧命在他手上。他的鼻涕眼泪,都流了出来,有种快哭的冲动。

        他从没想过,有一天,他真的敢挥手杀人,而且一杀还是几十个。

        他不是什么冷血的人,更不是莫视生命之辈,他所做的一切。只想更好的活下去;但是当一个又一个的生命,都在他手里到下,他再也忍不受内心的恶心,狂吐起来。

        一直吐个。不停,连胃部都在痉李,把今天所有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

        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掏空了一样,身子轻飘飘的,软绵绵的。定了好一会的神,他才从新站了起来,打开洗手间的冲凉,拧开水龙头。狠狠的擦洗着身体。

        “我还是我么?”周逸才任由冷水冲洗着身子,心头隐隐发寒:“我还是那个小周逸才么?我杀人了,杀人了!”凄婉一笑,周逸才拿起干净的毛巾,将身上的水擦了擦。

        走到一块镜子前,就这般的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动也不动。

        “不管怎样,我都要活着。都要报仇。”周逸才盯着自己,声音有些冷了,心头的呕心,也渐渐消失。颤颤抖抖的点燃一支烟,走出了洗手间,他在厨房找了一桶食用油,洒在别墅大厅里,打火机轻轻一点,爆出了一团火苗!雄雄的火焰逐渐的吞没了能燃烧的一切。

        周逸才看火团,出神了一阵小这才举步离开了这间别墅。

        “我还是我,只是我走的路小已经变了。”在踏出这片血腥之地时。周逸才怔了一怔,望着前方漆黑的夜里,他是如此坚定的对自己说。

        人没变,只是心在变。

        一个小时后,周逸才回到了那所工厂。迎接他的是龙金,他站在工厂的大门口:“事情办完了么?”龙金看了周逸才一眼,目光停留在周逸才那身湿透的衣服上,仿佛猜出了什么。走过来搂着他的肩膀道:“这种事,我们每一个人都会经历,习惯就好。”

        周逸才嗯了一声,没语言。这一刻他脑子空空荡荡的。

        “二爷吩咐过了,让你先回练营去,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今晚你好好休息一下。”龙金搂着周逸才走进了工厂里,穿过厂房。直接将他送到了操场的大门前:“快点进去,别想那么多,那群小子们还在担心你,快去见见他们吧!”

        周逸才仍然嗯了一声,没说话。

        龙金拍了拍他的肩头,转身走了几步。忽然回过头来朝周逸才一笑。他笑容里带着一丝复杂:“对了,我差点忘了一件事,从现在起,你不在是人字头的老大了,而是金三角火木堂的堂主了,这是二爷让我转告你的。”

        周逸才眼皮一跳,看了他一眼。从龙金的脸上,他瞧了一些东西,比如嫉妒,还有一种很杂复的东西。他一时很难猜出。

        嗯,加上今天早上更的,今天总共更新了一万三千多字。求点月票。都月底了,兄弟们留着也没用。

        支持文学,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