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五十六章机会

作品:《 地狱交易平台

        兄弟们,对不起再!更新晚了,主要是有紧急的事处理,这章没修改,明天再改,就这样传上,马上又要出去,真的很急。\\www.QВ⑸。CǒM/

        妖巴是这群小子给周逸才取的外号。

        周逸才皱眉,脸上那道伤巴,微微的颤抖了一下。说真的,他到不在乎这外号有多么难听,只是有些不乐意这些家人扰了他的静闲。

        端起茶杯,又浅浅的品了口茶,周逸才慢吞吞的从椅子站起,从帆布包里掏出了两根金条,斜了范破晓一眼。将金条硬塞到他手里:“拿去换些钱,你们自己去快乐快乐,我就不去了”顺便把我买几条烟回来。”

        纵巴,难道你今天还要练。”强子深吸了口气,朝周逸才伸了根大指头。

        周逸才耸了耸肩,望着穿外的雨,很无奈的道:“说实话,我讨厌雨”这种天气,我不想出门。你们自己去玩吧!”

        强子们都知道,周逸才一向说话算话,既说了不去,那便是一定不会了。

        范破晓笑嘻嘻的将金条放入怀中,亦知周逸才也不在乎这些东西,径自的从床上坐起,呵呵道:“头,我们”嘿嘿,就不客气了!放心,准给你带几条好烟回来。嗯,对了!头,你今天要去场馆锻炼么?”

        周逸才没接话,从衣柜里随意的拿出了一件外套,又拿了把雨伞,朝几人挥了挥手:“记得,玩得开心点!”径自的走出了房间朝场馆走去,留下了一群人傻眼了。

        “**!”强子大骂一声,挠了挠光光的头:“我们不该称他为妖巴,应该叫他妖孽”这家伙练简直不要命,而且还不分时间。”

        房间里的人都吸了口冷气,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http://m.soduso,cc首发

        周逸才撑着雨伞,顺着操场走进了场馆,脱下外套,打开各种机械,做了几个简单的动作,将身子热了热,以奔跑的猛冲到晶点度算机械,拳头带着劲风,呼呼有声。

        “砰!”

        “噔噔噔噔噔噔!!!!!”

        字数飞快跳动七百二十一晶,仅仅十天时间,周逸才的异能力量,增加了一百二十多晶。

        没有一点喜悦,催动真气,缓缓流走全身,周逸才直接向重力房走去,一边喃喃自语道:“唉!这样的日子虽然充实,不过也很无聊”二爷,你到底要怎样安排我呢?”

        日子就这样没心没肺的过去,周逸才的生活永远很单调一练,练,再练,因为他坚信。自己的努力。二爷肯定知道。

        只要自己的实力上去了,机会自然会出现。

        和往常一样,一番剧烈的运动后,周逸才抓起外套,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了场馆最后面的洗澡间里。

        在生活上,二爷对他们这些家伙很不错,大鱼大肉,大碗喝酒,大口吃饭,洗澡间内,比起他们住的破平房。却要豪华多了。

        痛痛快快将自己洗涮干干净净,换上另外一套干净衣服,真气自动运转,所有的疲惫减轻了不少。

        “周逸才。”刚一回到场馆,消失了整整三个多月的龙金,又一次出现在这里。

        周逸才回头望着他,脸上伤巴一抽,露出了个淡淡的微笑:“金哥!”

        “二爷要见你。”龙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

        周逸才心头一跳,有些兴奋。也有些激动,下意识的向范破晓以及强子们看去,他们的眼神里有些羡慕,还有些紧张的看着他,这是一种担心。

        周逸才没说话,微微的向他们点了点头,朝龙金走去。

        “兄弟,你是第二个。从这里走出去的。”龙金搂着他的肩头。低声在他耳边道。

        周逸才知道第一个从三字头走出去的人,是龙啸云,木青堂的堂主,六大诸侯之一。

        五分钟后,工厂,还是那间办公室外。

        龙金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头。悄声道:“你进去吧,二爷就在里面等你。”

        周逸才心头有些紧张,深深的吸了口气,默默点了点头,手握在锁把上,愣了大约有五秒钟,一咬牙,推门进去就见二爷端从在一张椅子上,手里捧着一杯茶,似乎在沉思什么?

        “二爷。”周逸才走到他跟前,恭恭敬敬的低声喊了一声。

        二爷回过神来,用眼神看了周逸才一阵,“嗯”了一声,然后摆了摆手道:“坐下说话。”

        周逸才坐到第一次来这间屋子坐过的位置上,看着二爷没开口。二爷轻轻的敲了几下桌子,沉吟了一会道:“你来这里有些日时了吧!生活还习惯么?”

        “很好。”周逸才很坦然的道:“兄弟人不错,对我很好。”

        周逸才不敢多说,更不敢乱说话,更猜不出二爷的心思;让他来,或许是有事情让他做,但究竟是怎样,这得看二爷的态度。

        “三个多月!”二爷很平和的笑了笑。样子有些耐人寻味:“你来这里已整整一百来天了,也做上了三字头中的人字头首领,而且和强子、残夜几个头目的关系,相处得也不错”,一个人的能力,从很多方面就能看出,特别是细节,在这一点上,你做得很好,不比阿云错;哦,阿云,就是龙啸云,木青堂的堂主,龙金给你说过吧?”

        “是的,二爷。”周逸才心里一突,小心的回答道。

        二爷又笑了笑,这一次笑得很有一种特殊的魅力,仿佛在追忆过去:“阿云是个不错的小子。有实力,能服众,手段也很高明,也是我最看中的小子之一,是我亲手将他捧到了如今的地位上,让他去叱咤风云,展示自己的才华”只是可惜,这家好什么都好,就是不念旧,这些年也从来没来看过我这老头子,大概他大事太多,分不开身。或许堂主的位置坐得不怎很舒服,要换位置,也看不起越南这块小地方”总之,这家伙变了!”

        二爷深深的叹了口气,徐徐再道:“你是鬼老三介绍来的人,也是他的徒弟,我和鬼老三的关系,你也听我说过,不管怎么说,我都要

        二爷没往下说去,又沉默起来,但目光却在周逸才身上转来转去。

        气氛有些古异了!二爷这番话很坦白,意有敲打他的意思,而周逸才敢肯定,那位同样出身三字头的青木堂堂主,已让二爷有了猜忌之心。

        这个时候,周逸才更不敢乱开口了,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目不斜视注视着远方。

        同时在心里不断的担醒自己,现在他还是个小人物,这些大老间的事,他不能乱说话;话一多了。惹事就出来了。至于二爷为什么要提起龙啸云这个人,很简单,这也是一种威胁。

        因为正如二爷自己说的,他得给鬼道子面子,不可能让他永远的埋没在三字头里,就得给他机会,让他上位,却又害怕第二个龙啸云的出现。

        单单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鬼道子的话一点不错。说得好听点,二爷是抓权抓钱抓紧,说难听得。二爷的疑心病很多,那怕是他亲手带出的三字头中的人,他一样猜忌。

        二爷沉默,就是要周逸才给他一个表态,需要他许下承诺,至少要证明自己忠心。

        所以周逸才在好一阵沉默后,决定坦白的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我来投奔二爷,不是想的飞黄腾达,也不是想出人头地,更不想在会里弄鬼,我只想有一条活路,一个可以报仇的机会。”他目光看着二爷,毫不避讳的道:“师父叫我来,我就来,二爷给事做,我就做,至于其它的,我现在还不想过问;不过有一点我相信,这个世界上;第一,讲的是实力,第二,讲的是义气和交情,无论从哪一点来说,我都不可能干出些违背自己良心的事;一,二爷是我师父的兄弟,也是我的前辈;二,我在国内长大,深刻的明白,人,不能忘恩负义,只要二爷一句话,我会放弃机会,回到三字头里。”

        二爷突然笑了,哈哈大笑道:“你说得不错,人不能忘恩负义,这句话我很喜欢”但是,人都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嘴上说的和心里做的,往往是不一样。不过你这话,我很心慰,至少你不像其他人,一上来就是一大堆马屁,一大堆效忠的话,一大堆遵守帮规的话,从这一点我就可以看出,你小子很想上位,很想干大事,同时也很有野心。”

        二爷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深深的看着周逸才,忽然站了起来:“你跟我来,我带你去个地方。”抓起桌上的一叠文件,二爷径直的走出了房间。

        周逸才没说话,鼻跟了上去。两人出了工厂,坐上了一辆别克辆车,向着河内城时驶进。

        这是周逸才第一次走出这间工厂,望着车窗的景色,他琢磨不透二爷现在的想法,或者,这是对他的一种考验,同时也证明二爷想用他这人。

        斜了坐在一侧的二爷一眼,看不出他脸上有什么表情,只是闭目在养神。

        说真的,周逸才在二爷面前,深深的感觉到了一种强大的压力,不仅仅是两人实力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气势。一种久居上位的气势。和一种杀戮的血腥。

        从这种感觉来说,二爷绝对不会像表面那简单,也许这张温和的脸上。隐藏无尽的杀机。

        周逸才甚至有种古怪的感觉小如果这次通不过考验,很有可能他永远也只能呆在三字头里混日子,或者还有一种可能被他杀死。

        这个想法虽然没有理由,但他的直觉却在告诉,二爷绝对敢做这种事情。

        在有些忐忑不安中,车子驶进了一座山里,不断的往上爬。最终停在了山数。

        “下来吧!”司机打开了门,二爷微微一笑,淡淡看了他一眼道。

        周逸才很顺从的下了车,跟着二爷的步伐,来到了一坐悬崖上。

        二爷背对着周逸才,眺望着远方,徐徐的道:“你看到了么?”

        周逸才望去,一眼可见到整个河内城:“看到了!”

        “这就是河内,我们天地会的总部,而我来这里,整整已经有三十年了。”二爷脸上有些伤感的道:“虽然我们在越南,甚至整个南亚都有很大的势力,但这里,毕竟不是我们的根,是炼狱逼使我们逃到了这里,扎下了根,我也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但是。”二爷这一句话很重:“我却无时不刻想杀回国,拿回属于我们天地会的东西;所以我培养人才,希望他们个个都能强大,都成为人上人,强者中的强者”龙啸云是我最看重的人,从第一眼到他,我就认定这小子有拼劲,有脑筋,是个做大事的人。所以他要权。我给他权,他要钱,我一样给,出道短短三年,我就捧他到了青木堂堂主的地位,,还有火木堂金色,土木堂华洪、木口堂沙子这些小子那一个不是我推上去的。”

        “好吧,他们要出人头地,每一个人都想做大事,人人都想抓权抓枪杆子,也都有这能力,所以老子通通给了”但这些年下来,这群家伙又有几个是忠于天地会,忠于我的呢?个个都忘了根忘了本,一心的想往上爬!爬爬爬爬,你斗过来,我斗过去,为的还是想爬到天地会总舵主的位置上来。不错,我是老了,半只脚踏进了棺材里,但是我还没死,还没到走不了路的地步”但这群家伙等不急了,金三角的五位堂主,现在正勾心斗角,甚至发展到了火拼的成度”还有龙啸云这小子,在马来西亚呆不住了小手都伸到金三角去了,大概觉得我快不行,想反了!”

        二爷霍然转身,原平有些伤感的脸上,居然露出了森然和肃杀的狠色,一对眼睛,死死的盯着周逸才道:“你想做大事,你想上位是吧?你想报仇血恨是吧?好好好,我现在就给你一机会,先帮我扫平河内所有的异能组织”黑龙帮,越拳南,紫花红,这三个都是越南土生土长的势力,干掉了他们,就能证明你有能力,我也可以放心让你上位,别人也不会有闲话多说。”二爷将手里的文件,扔给周逸才,再道:“这次,我不会派给你任量力,有本事,你一拳一脚给我打出来,工出来一,一异能界的路,都是自只老出来的。很血腥栅力,同时也很残酷,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二爷有些激动:“我看上你。给你这个机会,不是看在你的能力,鬼老三面子我也可能不给,但是,你和我都一样,对炼狱都有深仇大恨,都想杀干斩尽这些王八蛋。所以无论今你能强大到何种地步。有一点我坚信,你会杀回国内,夺回属于我们的一切。”

        不等周逸才开口,二爷用很重的力道。拍拍他的肩头:“这三个帮派的资料,全部在这里面,办完了这些事。你再回来吧!”

        周逸才沉默,只是静静的看着二爷,钻进了车子,越走越远。

        临走时,他还有一句话没说:“干不好,就不用回来。”

        虽然没说,但周逸才明白他的意思。

        同时,也承认了二爷的话很有道理,最重要的一点,做好了这件事,天地会里的老人们,绝对不会有闲话。毕竟他是个新人,讲资历,比不上他们,突然上位,定会让人不服。

        二爷是个很不错的人,有枭雄的气质,同时也有自己的底线。他最大的希望,就是夺回被炼狱组织抢走的一切,可惜的是,他培养的几个人,都走上了另一条路。

        以鬼道子神鬼难测的能力,岂会猜不出二爷的内心想法,这才会将他介绍过来。

        因为周逸才符合这个条件,跟炼狱一样有仇。

        山巅的风,有点冷,但周逸才此刻的心,却是热的。他隐忍整整三个月,终于等来了机会。

        望着手里的文件,恍惚中,周逸才有种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深海市的那个小村子,与那些烂仔撕杀的在一起。

        这叠文件,就是他血路的开始里面有五十多张相片,这些都是他的目标,还有些资料,地址,以及这些人经常出没的地方。

        周逸才点上一支烟,深深的的吸了一口,很随的抽出一叠资料,看了起来。

        越拳南,越南异能界的三大巨头之一,主宰着河内百分之三十的地下势力,与众多越南政要关系密切;经营着各种娱乐、毒品、赌场、夜总会、酒楼。

        帮主;阿秦外号,笑面猛虎;实力;掌控者初期。

        左右双手;金旺达,三十四岁,实力,初醒者后期;达龙;三十九岁;实力,初醒者中期。

        周逸才弹了弹烟灰,接着一张一张的看了过去。二爷交给他的资料很仔细,唯一让他弄不明自,这越拳南帮派,所有的觉醒人实。均未超过掌控者初期。

        “难道这就是越南异能界三巨头的帮派呢?”周逸才玩味一笑,扔掉烟蒂:“既然如此,我的血路,就从你们开始吧!”

        将看完的资料,直接烧掉,直到最后的一缕火焰燃尽,周逸才朝着山下走去。

        在路边,他拦下一辆出租车小直奔河内市。

        夜上十点左右,河内市区钦天街。

        一个富区内,却仅有十来栋别墅,这便是越拳南的总会,主人的帮派人员,几乎都住在里面。

        别墅群里最豪华一栋房子里,越拳南帮主阿秦,这段时日过得很惬意,非常的惬意。

        天地会的步步退让,让他看到了称霸越南的希望。“陈天南这家伙,看来真的老了,再过几年,整个河内,便是我们越拳南的天下。”阿秦很自信,但却不自负,更清楚卓凭越本土帮派的力量,根本动摇不了天地会的在越南的统治地位,所以他联合了紫花红、黑龙帮两大势力,勾结上整个亚太地区最大的异能组织“崇神”

        “你们说说,下一步,我们是否继续吞食天地会的一些地盘。”阿秦目光扫下首的三个得力助手,金旺达、达龙自然在列,另外一个仍是阿秦的亲弟弟阿登。

        “秦哥,我沉得我们还是观望一阵再说,陈天南这老家伙,毕竟统治越南的地下势力整整有三十多年,中国有句话说得好,瘦死的驼子比马大,这次我们吃下他的棉市街,够他心疼一阵子。等我们将这整条街消化,再行动不迟。”说话的是金旺达,这人在越拳南不但实力最高,脑子也灵活,亦知真要把陈天南给逼急了,越拳南根本不够看。

        现在陈天南唯一忌讳的是“崇神”这一组织,倘若不是有他们在金三角牵制了天地会的几个。堂口,以及马来西亚的青木堂,纵然借他们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动天地会的产业。

        “旺达的这话不错,天地会的几股主要力量,是被“崇神,牵制,但据说,陈天南在河内练有一批死士,大概在几十人左右,这才是他真正的主力。”达龙插入赞同金旺达的话。这两人自来都一个鼻孔出气,一方开口,一方肯定助力。

        阿秦眉头一皱,这种现象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两他面前发生,奈何他手底下没有更多的人才,只能等阿登成熟再说。

        忽然阿秦心中一颤,莫名的感到了一丝威机,目光刹时落到金旺达两身上。

        “难道这两人想图我帮主的地位。”阿秦心头一惊,达到掌控者初期的境界,方圆五十米的范围内一切,他都能清晰的感受到,甚至能在集中精神力下,洞悉到他人内心世界的想法。

        但见金旺达两人神色如常,虽然有些狂妄,但并没有表露出哪怕一点不尊重他的心。

        心神顿时松懈,暗骂自己乱猜忌,只要金旺达两没有突破到掌控者初期,借他们十个胆,也不敢叛逆自己,毕竟掌控者和初醒者,差的不仅仅是境界,还有御物之力。

        就在他放松神精之时。

        “咻!”

        一道灿烂的芒光,划过他的眼前,“噗!”一声,刺进了紧挨着他的阿登喉咙中。

        鲜血鼻起,三寸七分长的飞刀,穿破了他的喉咙。

        “阿秦,二爷命令,屠尽你越拳南全帮。”一把镇定自若的声音,从窗外飘了过来。

        更多免费小说,请访问,极致阅读体验,免费为您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