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望、闻、切三诊全参

作品:《 地狱交易平台

        三人这咋,纠结,这咋。全//本//小//说//网冷汗。呢唰的从额头上直流下来。

        这短短二十多分钟的路程。对王宇航三人来说,简直是生不如死啊!

        眼看车就要到点,这一老一少更绝,王老爷子也不大喝冲杀战歌,挨着靠背呼呼的睡了过去!口水哂哩啦啦的从嘴里流了来,不时还巴咕下嘴巴。在梦乡里溜达去了!

        周逸才这厮也好不到那里去,呕吐一阵。只觉浑身筋疲力尽,偏过身子,爬在王宇航肩头上,就此人醒不知。

        汽车慢腾腾的开进了一栋别墅内,王宇航和陈凌风望着这一老一少傻眼了。老的到不用说了,仍是德高望重的开国元勋,更重要的这老家伙是王宇航的亲爹。

        “我们两一人一个。”王宇航只觉双脚发软。浑身哆嗦不止。

        “你选那一咋”陈凌风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屁话,我当然是选我老爹了。”王宇航没好气的白了陈凌风一眼。负着老爷子歪歪斜斜的向别墅的大门走去,还留下一句:“陈兄,你老爸能不能活命,都在我周兄弟一人身上。嘿嘿,你就多担当点,这可是神医哟!”

        陈凌风傻眼了,这那是什么神医,这简直就是一条醉猫啊!要是神医都是这副模样,酒吧里的一抓一大把。

        但让陈凌风纠结的是,谁叫快死的人是他老爹,而不是王铁军这老匹夫?

        悲哀的陈三少只能忍着周逸才一身的恶臭,将这小大爷给扶进了别墅内。

        端茶送水。将周逸才一身的恶臭给洗涮干净,再灌下两碗醒酒汤,杯具的是,这一老一少仿佛诚心要和他们作对,就是不肯转醒过来。

        陈凌风这下真的快哭了,连站在他一侧的大哥陈凌龙也愁眉苦脸的看着这个周大爷,彻底的无语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神医?。

        陈凌风这个恨啊,这咋。气啊,呜呜的暗道:“这***那是来给人治病的。这分明是来折腾人的啊!”轻轻的在周逸才耳边唤道:“周神医,周大爷,天亮了,鸡叫了,该起床了!”

        “噗!”

        “哈哈哈哈”王宇航这厮毫无风度的仰天大笑:“陈兄,这离天亮还早着呢?你慢慢折腾吧!”原来这王哥将老爷子万分小心的安置好,便端着一杯龙井。坐在大厅的另一端,跷着二朗脚,一边品茶,一边瞧着陈凌风忙上忙下,这时见到他得屈小孩子过家家的话都说了出来,那还忍得住,当然是得意的大笑了。

        “阿风。安排好房间。先让周神医和王老爷子在这里休息一夜。明天再给我爸治病。”陈凌龙当断则断,咬牙切齿的道。

        王宇航眨眼睛睛的道:“陈兄,你们不折腾了嘛?”

        “你小子到会说风凉话,有本事你来试试看!”陈凌风这个郁闷啊,心里暗自低咕:“早知如此。我何必冒着这个大冬天的去什么王家。这不是找罪受么!真是自作孽啊!不可活,不可活啊!”却是悔不当初。恨不得这咋。世上真有一颗悔后药买。

        房间安排好,正当几人就此休战时,奇迹又一次发生了!只见王老爷子“噗哧”一声,张了张嘴。一曲天簌之音从他嘴嚅响起:“在那东山顶上、升起白白的月亮、年轻姑娘的面容、浮现在我的心上、啊依呀依呀拉呢、玛杰阿玛,哎哎哟哟”我的妈啊!这是哪里哟?”

        “噗噗噗!”大口大口的茶水从王宇航嘴里喷洒而出,“咳咳咳”眼泪跟着鼻涕流了出来:“我的娘哟,爹爹,你这不是在丢你老王家的脸么?什么年轻的姑娘,什么浮现在我心上。要是让妈知道了,你就依呀依呀不了了!”

        比王宇航更痛苦的还是陈凌风两兄弟,欲笑不敢笑,两张脸确实古怪之极,心头那个难受和郁闷,那是一句两句说不清楚明白的啊!

        同一时间,周逸才这厮无半点风度的伸了个懒腰,徐徐的睁开了双眼,四处打量了一阵,看到了一副古怪之极的画面,只见陈凌风和另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瘫痪在沙发上,浑身抽搐,嘴里还发出“叽叽呵呵喳喳”的怪声:“莫不成这两人有癫痈病?”

        拍了拍昏呼呼的脑袋。斜了一眼边上的王老爷子,两人四目相对。很有同感的点了点头,只觉今夜的事,古怪之极!

        “那咋”陈家老三、老大,还不快带我们去看你爸。”王老爷子感慨一番后,大马金刀、威风凛凛的自沙发上长身而起,只觉浑身轻飘飘:“难道我真的醉了不成?唉,老了,老了!”

        “你到没醉,“罪。的是我们这几个小辈。”陈凌风低低咕咕的暗想着,讯二着笑意。自发沙卜爬起身来,目井膘向周洼才,“咦只见周逸才迅速的掏出一个针炎包,抽出两枚金针,扎在颈部和脑袋两处不知名的穴道上,浑身一整。酒意顿消。

        一脸正经八百的道:“王老爷子说得对,我们还是先去瞧瞧陈老爷子的病到底发展什么样了,癌细胞有没有扩散和转移。”

        事关出生如入的兄弟,王铁军这老匹夫也不晕头了,赞道:“对对对。赶快带路。”

        陈凌龙两兄弟也不抽搐了。恭恭敬敬:“王伯请,周神医请

        王铁军这一刻清楚无比,抓着周逸才的手,跨着大步,直接上了二楼。

        一行五人浩浩荡荡,出奇的是,再没有一个人开口,仿佛每一个人的心头,都压着了一块千斤巨石。

        周逸才之所以在王铁军面前夸下海口,扬言这肺癌能治,却是因为胡青牛曾说过,只要他琢磨透医经上的内容。纵然被世界卫组织列为五大绝症的:运动神经元症渐冻人症、癌症、艾滋病、白血病、类风湿也能根治。

        胡青牛的医经博大精深,涉猎之广,非人就一朝一夕能融会贯通,极是周逸才这个地狱交易平台的使者,也只能心领神会,却不能完全参破。

        再者,周逸才不如李子样这种潜修医道数十年的国手,又仅仅只为易若兰看过一次病,首次面对癌症这种让全世界医生都束手无策的绝症,周逸才有些吃不准了。

        越是靠近陈老爷子的房间。心里越是忐忑不安,倘若真不能救治,不仅脸面尽失,更是对不起王铁军的信任了!

        陈凌风轻轻的推开了房门。一股怪味扑入几人的鼻端,王铁军握着周逸才的手也一颤,大概这位老将军多少猜出了点什么,毕竟这可是晚期癌症。绝死的病症。

        周逸才跟王铁军一起进了门。王宇航、陈凌龙两兄弟紧随其跟。在房间的左侧一张床上,戴着氧气罩的老人看不到面容,但脸型很瘦,须发皆白,闭着眼睛“呼呼呼。的喘着大气。

        这是病入膏盲者的一种呻吟声。

        病床的两侧,分别站着一个护士和医生,在房间的左下角里,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人,很有富贵相,但眉间心头紧锁在一起。周逸才只见了一眼,马上肯定这妇人是陈凌龙的妹妹。

        几人进来时,另有一年轻美貌的护士仔细的给陈老爷子擦洗着身子。

        “王伯。你来了。”富贵相的妇人立即站立身子,低低的说了一声。便将目光投在陈凌风的身上。

        “二姐,这个便是救活了八千多人的周神医周逸才。”陈凌风自然心领神会,介绍道。

        “什么神医屁医,治好了陈老弟的病,我就称他是神医,你们那来这么多的废话和客气。”王老爷子插入道,拉着周逸才的手凑到床榻边,望着老友这般生不如死的样子,心头别提有多难受:“周小子。就看你的了。”

        语气中却有一种听天由命了。

        胡青牛的医道以望、闻、切三诊合参的方法,弃下“问”字一诊不用,足以证明他的医术到了何种高深莫测的地步。周逸才深得他的真传。“问”字诊一课,自然没学到。一眼就瞧出老人的身体确实到了油尽灯枯,五脏六腑、肌肉等各方面的功能都已经失去正常工作的能力。而最重要的是他的喘气声,带着一种深沉的呻吟,那是肺部不通致使。

        周逸才轻轻的坐到床边,握着老人的脉搏把了一阵,只觉脉象虚弱无比,时有时无,纵然没有这绝症,这老人大概也只有一年多的寿命。

        “怎样?”王老爷子心急如焚的问了一声,但见周逸才眉头紧锁,充耳不闻他的话,翻开了老人的眼皮,满布血丝的眼眸子,触目惊心。王老爷子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颤声道:“周小子,我”我陈老弟可还有救?”

        周逸才仍然不答。神情专注而投入,脸上严峻异常,突然抽出一枚银针,刺入老人胸前的心脏之处。一丝暗红色的血液自老人裸露的胸口处喷了出来。

        “你干甚么?”陈凌龙大吃一惊,这左口要害处,一针扎下去。岂不是刺进了心脏里,这还要得。待要扑上去拽开周逸才,只见他用手沾起暗红的血液,凑到鼻端一嗅小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脸上却是一片暗然。

        嗯,琐事太多,分身无术。但今晚注定会疯狂,这章过后,还会有两章,但兄弟们别等了,分别在凌晨三点。到六点左右

        努力打造成最好的免费全本小说阅读网站。欢迎您经常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