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十九章老气横秋

作品:《 地狱交易平台

        王铁军这老东西这才笑逐颜开,眉开眼笑,语气深重,含着无限的感慨:小周啊,我家这三妞的命,算是你从阎王爷手里给拽了回来,为此你险些丢了小命,这此恩此螓,我王家是铭恩感德”来,老子……老爷子我敬你一杯。\\www.qВ5.com/()”

        周逸才抓着筷子的手一颤,眨巴了一下眼,瞄了一侧的王萍一眼,怎么看,这三十来岁的女人都不是什么三妞四妞。

        “爸,我都奔三了,你还叫我小名,不怕周兄弟和袁妹妹两人笑话?”王萍苍白的脸上,逸出一缕红润。

        “啧啧啧,你还不服”王铁军今个儿是高兴坏了,口无遮拦:“什么奔三奔四,你就是老了快掉牙了,只要我还活着,照样叫你三妞”你瞧瞧你大哥,我唤他大傻,他回应得多带劲,只有你三妞,好是不知趣。”

        双目一横,这老家伙偏过头瞧着王宇航,眸子闪闪发光:“二傻,你说我这话说得有没有道理。”王宇航如小鸡吃米,一颗头连连点着:“是是是,爸这话说得真有道理,太有道理了。”额头上的冷汗,如雨点一般,涮涮的流啊,心头如在滴血:“我的爸啊!你再怎会也不能当作我兄弟的面叫我二傻啊!”

        “来来来,老将军,小子我敬你一杯。”周逸才忍俊不禁,哈哈大笑,手握酒杯道:“小子我祝你老人家福如东海,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塞不崩。如松拍之茂,无不尔或承。再祝你万寿无疆,直到王哥老了掉牙了,仍然唤他二傻。”

        “咦,你小子合我胃口小有趣有趣”啊””一口茅台入喉,王铁军啧啧两声,夹了一块豆腐,放在嘴里扭动两下,一口吞进肚中:“二傻,满上满上,老子今天非和这小娃娃不醉不归。”周逸才偷偷的擦了把冷汗,又和这老家伙喝了一杯。

        酒过数巡,王宇航夫妇、王萍等人纷纷向周逸才敬酒,极口赞誉这厮舍己为人的功略丰伟,又赞袁惜寒的舍生取义,直说得两人天花乱坠,好似真如那救苦救难的观世音。

        周逸才被这几人轮番上阵,十几杯高度白酒下肚,已是头晕脑胀,双眼星光闪动。这厮酒品本就有问题,又双拳难敌四手,只是片刻间便败下阵来,死活不肯往嘴里灌酒了。

        但这群人中,数酒品最差的,自然当属王铁军了。一来他年纪大了,二来这老人家年轻时南争北战,落下了不少的病根,这身体的抵抗力。自然不如年轻人了。

        所以这位可敬的老头子,只是三杯下肚,已是面红耳赤,喘着粗气,爬在桌上,一个劲的念着“当年曾经打天下***,杀鬼子了”

        周逸才巴挞了一下嘴,与袁惜寒对视一眼,只觉这老头子果然是性情中人啊!

        连醉酒都这么比较有一个性!

        豆大的汗珠又从王宇航两兄妹额头上流了出来,王宇航忙将这老头子扶正,让他挨到椅子上,轻轻的唤了一声:“爸!”

        “爸什么爸?”王老爷子朦胧的双眼,刹时有光,口气不善的道:“老子是你爹。”

        “是是是!”王宇航这下真的快哭了,苦着脸暗想这“爹”和“爸”有什么区别嘛!我的老天爷,这老爷子平日里客客气气,和和善善,睿智无比,但这三杯老酒下肚,便是如痴如狂,疯疯癫癫,偏巧今个儿他妈不在,这老爷子更是无法无天,这酒疯看来是没人能克制得了了。

        周逸才一双眼睛,在王宇航身上转上转下,万想不到这个威风凛凛王哥,竟会这般的屈,暗赞了一声:“老爷子果然教子有方啊!”一脸的佩服景仰。

        王宇航正无奈苦笑之际,厅中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王蒋、王宇航两兄妹,同时吁了口大气,如飞奔的兔子齐齐杀到电话前,还是王宇航身强力壮,率先拿起电话,听了半晌也没说话,脸色渐渐的古怪起来。厅里的气氛本来就喜气洋洋,王宇航脸色一变,几人均知有事发生了!

        周逸才爬在桌在,只顾往嘴里塞东西,这厮刚才喝了十几杯老茅台,只觉胃里一阵难受,吃些油腻的食物。可以不伤胃。

        王宇航一句话都没说放下电话,沉吟了半天,脸色越来越古怪。

        “二傻,什么事啊!”老爷子酒醉心明白,这老将可精作呢。

        王宇航犹豫了一下:“爸,是陈家陈凌风,有些事想和我谈谈。”

        “陈明祥的儿子陈凌风?”老爷子刹时清醒过来,有些诧异,这陈家在京城是出了名的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天寒地冻的,无端端的找上门来,老爷子琢磨着这家伙准没好事。

        王萍怔了一怔:“二哥,这陈家老三这时来做什么?”

        “如果我猜得没事,陈凌风是找我谈事是假,其目的自然是找周兄弟医病。”王宇航冷笑一声。

        “叫他进来吧!”老爷字沉默了一会。挥了挥手。

        周逸才擦了擦嘴,抬头膘了王宇航,脸上露出一丝苦笑,照王宇航“话说,估计就是什么求医治病的,看来这清闲的日子没过上一天,这麻烦事又上门了。

        陈凌风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谈不说什么英俊,很有气势,见了王铁军恭恭敬敬:“王伯您好。”

        “陈家的三小子,我们有些时间没见面了吧!”王老爷子仍然大马金刀的坐在红木椅上,老气横粗,不留情面:“我记得上次你来我王家,还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啧啧,没想到再次见到你金面时,你已是四十来岁的汉子了,真是稀罕,怪哉了!”

        这话显然含讽带刺,平日里不见你登记门拜访,这大冬天的没事跑来献什么殷勤。

        周逸才大呼这老伙家厉害,言辞如刀,又叫人有苦说不出,谁叫他有事求于人呢?

        陈凌风也算得上是老成持重,也被说得面露暗红,不过他机智过人,只是这么一瞬间功动,呵呵一笑:“王伯,我这不是来看你嘛!”

        “你个臭小子,睁开眼睛说瞎话,你就去骗鬼吧!”王铁军拍桌大骂,恼火道:“说,是不是陈明祥这老小子快不行了!”

        这鼻后一句话,透露无尽的关怀。

        磊%兢毖毖%

        向兄弟们请个假,今天是我妈妈五十大寿,五十了,过半百了,人生会有第二个五十吗!

        唉!妈妈又老了一岁了,发头也越来越白了!身体也不是很好,时常那痛这痛,纠心啊!心疼啊!

        今天就到里吧,明天补上,最少九千字。

        支持文学,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