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五十二章神秘女子

作品:《 地狱交易平台

        “几个贵客远来小女子有失远迎。//Www.QВ⑤.Com\”一名女子,从远而近。出现在几人眼前。她一身雪白的衣服,在月光的笼罩之下,透发出一种神秘的光霞,白衣裙随风飘动,宛如飘然在夜间的灵精。

        她容貌谈不上什么美不美,但令人有种百看不厌的感觉,但一双眼睛却明亮之极,黑色的眸子宛如墨色的宝石雕刻而成,更像是夜空下闪动的星辰一般,越发的令人神秘。

        “她穿的竟然是古时候的长裙。”易兰若心思细腻,低声在周逸才耳边说道。

        周逸才微微点了一下头,只见这女子手挽着一个花篮,缓步而来。她脸上平静无波,根本瞧不出她现在是喜是怒,只听她再道:“几位能穿过毒痒,避过香土出现在这里,足见其本事,何不进屋休息一会。”

        她也不等周逸才几人答话,径直的从易兰若身边走过,直达那半屉半墓的房子前。

        周逸才耳边顿时响起一阵刺耳的叽喳之声,那是石头几石头相磨而发出的声音,连脚下的地土都轻轻的颤抖了一下。眼前那座古怪的房子,却露出了一条通道出来。

        几人伸头望里一瞧,只见长长的一条通道里,却没有半点光亮,予人一种森严可怖的感觉。

        那身穿白色古代裙子的女子轻轻的转过身来道:“几个贵客请随女子进来吧,虽然没有什么款待客位,但粗茶淡饭还是有一些。”她说完这话,径自的走了进去,也不管周逸才几人会不会跟来。

        “周兄弟,你看我们跟不跟进去?”王宇航到觉这地方处处古怪,这女子更是神秘莫测,亦知这是凶险之地,不敢乱下决定,一切事情,都让周逸才做主。

        李子样同样如此,不敢乱插一句话。

        易兰若见几人都为周逸才事从,只觉这周大哥不仅有本事,就连李子样这样岁数的人都听他的,心头暗暗喜欢,也拿眼睛瞧着周逸才。 http://m.soduso,cc首发

        “进去肯定是要进去的,不过进去之后,你们什么话也别说,不能乱动,更不许碰里面的东西,就是坐也不能坐。”周逸才想了一会道。见王宇航几人答应下来,举步走在最前头,易兰若紧跟在他身边,接着是王宇航、李子样,虎牙两人断后。

        一进这条通道之中,周逸才立即将手上的电筒关掉,易兰若同样如此,这点漆黑,还难不到两人。

        王宇航几次想用电筒向前面照去,一探里面的究竟,但想起周逸和的话,还是忍住了这个念头,但一双眼睛去时向前看去,只见那女子夫概离周逸才有两米来远,也不搭理几人,只是一个劲的在前带路。

        这条通道也不知道多长,越是往里走,越是宽畅,王宇航和李子样两人只觉心里突突的跳,几次都想开口,但又是害怕,只能忍着。

        就在这时,整个通道霍地亮了起来,一盏又一盏的油灯,在通道两旁闪动火光。

        王宇航只觉鼻在闻到股似有似无的暗香,身体一震,跟跟跄跄的向前冲了两步,眼前一黑,登时晕眩,摔跌在通道里的石板上。

        叶叶咋叶……

        虎牙、李子样及另外的一名军人也迷死过去,和王宇航一样,摔倒在地板上。

        周逸才大吃一惊,将易兰若一拉,让她贴近自己身边,同时快步抢到王宇航身边,闻到一股暗香,欲要呕吐。心里更是烦恶,额头上冷行涔涔而下。这里面那有什么粗茶淡饭,只有害人的剧毒。

        他千防万防,没想到还是在这里载了!

        忙仔细观看着王宇航的脸色,只见他满脸通红,宛如是喝醉了酒一样,口中鼻中更是喷出阵阵极浓的酒气,浑身滚烫,和发高烧的病人般。

        紧张的心绪顿时得到缓解,举目向那女子看去,只见她站在三米外,脸上神色不动,只是静静的整理着花蓝中的鲜花。几朵赫红如血的花出现在周逸才眼前,惊道:“彼岸花。”又向壁上的几盏火瞧了一眼,冷笑道:“灯芯油。果然好心计。”

        “彼岸花地无毒,灯芯油无害,只是两中气味融洽在一起,可成一种迷香,嗅入肺中,令人如吃醉酒一样,对人体没有任何的伤害,只是得沉睡十二个时辰。”白衣女子迎上周逸才的目光,淡淡的道:“你既然知道这一花一油,便知道我根本没有什么歹意,只是这药王庄,不欢迎外来之人,我之所以这么做,自然想请几个立即离开这里。”

        她话声一落,身后顿时出现两个高大修长的黑衣汉子,手握古时战刀,目中芒光闪动,凝定在周逸才和易兰若的身上。

        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周逸才不慌不忙的站了起来,此时他已冷静了下来,伸手插入裤子的口袋里,右手已握住了王伟临行前交给他的那把手抢上,故作奇怪的道:“我有点好奇,你为什么不把我也给迷倒?”

        白衣女子脸上罕有的露出几丝笑容,使她整个人更生动起来轻轻的叹了一声道:“你身上藏有白薯芽、孔雀胆这两种剧毒之物,我可不敢用迷香迷你,倘若被你察觉,将这些剧毒用出来,可令在场的所有人,瞬间毙命。”轻轻的吁了口气,续道:“也幸好没用,不然以你用毒的本事,断然不会束手就擒,必会作反扑,便会令这件事没有婉回的余地了。”

        周逸才心头一震,这白著芽、孔雀胆是他从易难行那里得到,一直贴身藏着,就连王宇航几人都不知道,猜不透这女子是如何知道他身上有这几种剧毒的。

        “我身上没有什么剧毒,你怎么也不把我也给迷昏过去。”易兰若突然问道。

        衣白女子轻轻一笑,目光耐人寻味的瞧着易兰惹道:“我如果把你也迷倒了,这人岂不是要找我拼命。”神秘的一笑,瞧着周逸才再道:“几位来我这药王庄肯定有什么事,看在阁下的面子上,只要不是什么让人为难的事,我可以答应你们。”

        “你不是看在什么人的面子上,而是害怕我周大哥是么?”易兰若立即反

        白衣女子也不动气,淡然的道:“都一样,只要有本事的人,面子都很大。”话声一顿,瞧着周逸才接着又道:“请还是说出你们来药王庄的目的吧?”

        “我想要七心海棠。”周逸才见这女子说话这么直接,也不废话,直奔主题。

        “你究竟是谁,怎会知道我药王庄内有七心海棠?”白衣女子俏脸上顿时变色,厉声喝道。

        她身后两个黑衣大汉,也是虎目含光,散发出一种骇人的气势。已是蓄势待发。倘若周逸才不能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案,这三人立时会翻脸动手。

        “王药府,王药神篇。”周逸才无视几人的威胁,那两个大汉手上的战刀再快,也快不过他手握的抢。用毒,他更不惧了。不过他不想和这几人动手,毕竟有求于人家,而且他还发现,无论是噬魂林中的布置,还是这女子的用毒手法,都和《药王神篇》内记载的用毒手法几乎一致,便推测这药王庄,很有可能是药王府的前身,只是改了个名字罢了。他不作任何解释,单单报出这两个名字。却是含意深匆。倘若这女子真是药王府的人,自然能听明白,毕竟《药王神篇》可是王药府的镇府之宝。

        如果这几人不是,听了这两个名字后,自然不能明白其意。

        周逸才心头转动间,目光却凝定在白衣女子身上,留意着她脸上的变化。

        场面顿时陷入了一阵可怕的沉默之中,气氛极是诡异,静得可闻自己的心跳之声。

        白衣女子整个人犹如傻了一般,脸上的表情更是变化不断。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见她深黑的眸子霍然爆起一道芒光,甚是明亮之极,瞬间落到周逸才的身上,身上的那股威胁的气势却是消失不见,沉声道:“你们两人请随我来,七心海棠的事,我们去里面说去。不过你这几位朋友,必须得马上送出这噬魂林中,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话声一顿,再道:“这噬魂林中,并非想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纵然我也不敢大意,如果你信得过我,我便让双哑一聋两人送他们出去。”语气极是诚恳,却没有半点虚假之意,字字出自真心。

        周逸才目光紧紧的盯着她脸上,沉吟了片匆道:“如果我信不过呢?”

        白衣女子莞尔的一笑,仿佛早就知道他会这样说一样,慢条斯理的道:“信不过我,你可以亲自将你这几位朋友送出去,再回来,七心海棠我也会给你。”

        “相信她。”周逸才正要说话,易兰惹低声在他耳边道:“如果她真有害人之意,用的绝对不会是这迷人的药。”

        周逸才心中一动道:“好,我答应你。”暗忖易兰若这话不假,倘若这女子真有歹意,可令王宇航几人身中剧毒,纵然害怕自己反扑,也会另有法子对付。

        白衣女子膘了易兰若一眼,淡淡的道:“双哑一聋,你们将这四位朋友送出噬魂林。”

        周逸才突然想起一个事,指着李子样道:“这人是为了送他老师的骨灰来的。”

        “凡是被赶出药王庄的人,终身不得再次踏进庄内,极是死了,也不能。”白衣女子脸色一正,沉声道。

        “可以看在我的面子上。破例一次么。”周逸才知道李子样是为了完成老师心愿,这才甘冒大险,随他一起进入噬魂林。这人虽然有些贪生怕死,也配得上有情有义,这才开口说道。

        那两个黑衣大汉突然停了下来,看着白衣女子的目光也有祈求之意,想来他们已经知道李子样的老师是谁了。

        白衣女子微有迟疑,点头道:“双哑。将李然的骨灰洒在庄外的草丛之中。两位,请随我来吧!”转身朝着通道深处走去。

        周逸才知道他这个面子,白衣女子是给了,也不再多言,和易兰若跟紧了上去。路过那两个黑衣大汉身边时。只见两人朝他一笑,已没有先前那种敌对的态度。

        这条通道很长,也不道通往那里,心中虽然有很多疑惑之处,周逸才也不多问,相信那白衣女子知道他身怀王药府奇术,断不会再有歹意。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见前方隐隐可见一缕月光。

        又行了近两分钟,穿过了那条长长的通道,出现在一个深坑顶端处。

        这大坑古怪之极,成一种三角形,上宽下窄,只有一条小石梯子路可容人下去,其它的地方,都是光滑的青石。周逸才俯视下面,只见坑底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但心头却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请随我下去,七心海棠便在下面。”白衣女子瞧着两人道。顺着那条石梯往下走。

        易兰若拽了一下周逸才的衣服,低声道:“周大哥,这里很古怪。”

        “先下去再说。”周逸才明白她的意思,是让自己有所防范,不要作了白衣女子的道。

        越是往下走,周逸才心里越是发毛,这深坑之中仿佛有种东西令他莫明的感到害怕,而且这白衣女子处处古怪之极,令人根本不知道她是否另有目的。

        自己已经报出了药王神篇和王药府,想来她已猜出了自己的身份,为什么一言不发,带他们来这种森严诡异的地方。就在周逸才心里暗自想着时,只见下方,出现一排一排的白色的花朵,心头掠起惊涛骇浪,失声叫道:“七心海棠。”

        山壁间,全都是七心海棠,数也数不清楚,一层接着一层,种在石壁之上。瞬时之间,周逸才止步向前,拉着易兰若的手便往后退。

        七心海棠无色无臭,让人防不胜防,使人可在不知不觉之下中此剧毒。

        免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