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十九章易兰若

作品:《 地狱交易平台

        这声音如能穿透人灵魂,予人一种寂寞和孤独的感觉。五、CoМ

        周逸才浑身一震,步子一下停了下来,举目看向易难行,只见他轻轻的叹了一声,却不说话,只是敲了几下门,道:“若儿,爷爷带人来看你了。”

        房间时的女声再起道:“你们稍等便S1,我这就开门。”里面响起一阵动静。

        周逸才大为好奇,为什么一个爷爷进孙女的房间,还要用一种寻问的口气。

        “我姐姐有个怪气脾,无论是什么人,想进她的房间,都得先请示一下。如果她心情不好,是不会开门的,只要她应了一声,便表明她想见我们,特别是陌生人,所以爷爷才会这样说话。”易蓉自后面走了过来,低声在周逸才耳边道。

        周逸才暗想这人不但生了一种怪病,还得了一种怪性子,不过想她生活在如此暗无天日之下,也可以理解了。

        正在这时“呀!”的一声,门自里面被人打开,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出现在周逸才的眼前。

        这女子虽然没有倾城倾国之色,但也异常清丽,散发出淡淡出尘的气质,给人一种宁静的感觉。而且这女子脸色苍白,宛如一张白纸,和她身穿的衣服一样雪白,宛若是个灵精,隐藏于这漆黑-的世界之中。

        在周逸才打量易兰若的同时,这位身患奇病的女子亦在打量着他,两人目光一触,周逸才含笑点头道:“您好。

        易兰若脸上却掠起一片惊疑,朝周逸才一笑,即把目光看向易难行,轻轻的道:“爷爷,这是人谁,是你带来给我治病的么?”声音有些忧郁,再道:“我这病,我比你们都知道,想治是治不好的了!我已习惯了这种生活,你们就别为我费心了!”

        “若儿,如是一般的医生,我怎会把他带来见你。这位,1响医术非凡,就连爷爷也自叹不如,你还是让他给你看看吧!”易难行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地道。

        “姐姐,这位周先生的医术,绝对能治好你的病,你要相信爷爷的眼光,也要对自己有信心才行。”易蓉笑呵呵的走到务兰若身边,挽着她的声道。一副乖巧的样子。

        “他如此年青,医术又能高到哪里去?”易兰若有些怜爱的摸了摸易蓉的头发,缓缓的说道:“上次你们带了几个老人来,说什么国手神医,有妙手回春的能耐,到头来我药到吃了不少,病却不见一点好转,难道眼前这人,还真有起药到病除的能力不成?”

        “姐姐,这周先生的医术我到没见过,但他会那上古医术,石针治疗之法。”易蓉抓在易兰若肩头上,悄声在他她耳说道:“姐,你这病非一般的医药能治,但针灸却能压制一下你的病情,这周先生精通的,又是那上古奇术,你就给他瞧一瞧嘛,反正也花不了你多少时间。

        “他真会失传的石针治疗法?”易兰若日中惊起一片讶异,从新又打周逸才打量了一阵,这才幽幽点头道:“就此一回,下次爷爷若再带人来治病,我就不见了。”

        易蓉欢呼一声,宛若一个得了颗糖吃的孩子,笑着道:“姐,你太好了!”

        易蓉这一变化,犹如变了个人似的,令一旁的周逸才张口结舌,看来这亲情的力量,果然巨大,同时也可以看出这两人姐妹情深。

        易难行也忙道:“如果小周都治不了你的病,我怕这世界上也没人能治你这病了。”

        他如此推崇周逸才的医术,便为了讧易兰若宽心,也是承诺下次不会再带来人来。

        易兰若脸上这才有了一丝笑空,轻轻的道:“你们都到楼下去,周先生留下为我治病就行了。”

        让周逸才奇怪的是,这一次易难行、易蓉出奇的没说话,想来对易兰若这古怪的性子,早就见怪不怪了。

        “小周,这里就麻烦里了!”易难行拍了拍周逸才的肩头,悄乒存他耳边再道:“若儿性子有些古怪,呆会如有什么得罪之处,还望小周别和她一般见识。”

        周逸才是个极守成信的人,答应易难行的事,自祟会做妥当。点头道:“易老先生请放心,我自有分寸。”易蓉也对周逸才眨了眨眼,这才随易难行下了楼。

        易兰若转身朝房间走去,用不冷不热的声音道:“周先生,你请进来吧!”

        周逸才徽犹豫一下,紧跟着走了进去。刚十进门,一阵芳香之气,扑面而来。这是一种很古怪的味道,一种很古朴的香气,是书本的纸香味。

        周逸才环目四顾,只见这间屋子并不是很宽大,四面白墙,令人生起一种空虚之感。只是墙再白,在没有光线的照射下,同样没有一点发亮。

        房间里的摆设极其简单,只有一张木床,还有三把椅子,在床头的左边,却是一个大书架,上面至少摆放了不

        下两千余本的各种书籍,难怪周逸才一进门,便闻到纸香味。站在这间屋子里,令周逸才有种很寂寥空虚的感觉,仿佛有种情绪,紧紧的抓住他的心,大概是这个漆黑的世界,让周逸才心生不安,感受到了那女子内心世界的孤独所致。不一样的环境里,同样会给人不一样的心情。处身幽暗,必会有忧郁之情。

        这种心情,是眼前这女子身上散发而出,同时也影响到了周逸才的心境。

        在房间的左侧,周逸才发现了一道窗户,厚厚的黑布使外面的光线无法照进来,但还是有一缕微弱昏沉的一丝亮,自窗户的一个缝隙中钻了进来。只是这续光,实在太小,大不引人注意,所周逸才直到现在才发现。但就是这缱放,划破了整间无屋里的沉静,仿佛给人有种一线希望的感觉。

        在窗户的下毒,却是一把钢铁打制而成的椅子,上面挂满了铁链和铁锁,让人心生-寒意。

        易兰若神态自若,慢步走到这把铁椅笛,缓缓的坐了下来。因为是背对着周逸才,让人无法知道她脸上的表情。

        周逸才收归目光,落到铁椅上的女子身上,推测出易兰若并不相信自己能给治好她的病,所以一时之间,周逸才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两人都陷入了一阵沉就这中。

        “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走进我的房间么?”过了好一会,易兰若才打皮沉就,用淡淡的声音道:“因为我们年龄相差不大,而你又是男人,我是女人。我曾在书上看到,当一个男人和女人相处在一个房间里,会令彼此心里产生出一种情绪,我本以为是真的,可和你呆了这么久,我的心仍然没有一丝波动,和从前一样,感受到的也只有黑暗。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书上说的并不一定是真的,而情绪上的变化,这得因人雨定。倘若两个初见的男女,或许会一笑而过,许或会一见钟情,这才能产生情绪上的变化。”周逸才想了一想道,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但这样的缘份很少,万中无一,感情是时间积累而成的,只有拥有了感情的两人,才会在一定的时间内,产生出一种异样的情绪波动,而非两个素不相识的人。”

        易兰若垂下头,低低喃喃的道:“原来是这样,所以我没感觉到情绪上的变化。”

        周逸才走上一步,刚才站在那缕光线之下,微弱的光照在他的眼睛上,没有刺目的感觉,他透过那个缝隙,看到外面,只是由于隔了一层厚厚的透明玻璃,周逸才看到的,只是些朦胧不清的景色。易兰若突的又沉就下来,丝毫没让周逸才为她瞧病的样子。

        周逸才又能踏上了一步,站到能看到她的位置上,仔细的观望她的脸色,确实苍白得可怕。但就是这一眼,他心中却有了些大概。“你真能治好我的病么?”易兰若突的抬起头来,幽黑的眸子里在黑暗中,闪出了一丝光亮,一动不动的看着周逸才道。周逸才自信满满的笑道:“应该能治好吧!”“你果真能治我的病?”易兰若惨白的脸上,惊起一丝喜悦,就连声音都有些颤抖。

        不过片刻过后,她脸上的喜悦退去,涌出一种很古怪的表情,幽幽的道:“每个人能看我疼时,都会这样说,但这十多年下来,却没见一点好转,仍然只能躲在这暗无天日的房间里。”

        “其实易小姐自己心里清楚,你的病是由什么而来。”周逸才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莫明其妙话,日光同样盯在易兰若的脸上道:“你得了两种病,第一种是**上的急病,我可以为你医治,另一种却是你的心病,这我就无办法了。”

        这一次,易兰若沉吟好久才点头道:“你说得不错,我是有两种病,可是,你为什么会说,我自己也知道呢?”

        周逸才徼做一笑道:“刚才我在门外,听到易小姐念了几句针灸之法,仍走出自灵枢这部医经之中,推测出易小姐对中医这一块,很有心得,肯定多少也知道一些自己的病情。”

        化羽跟朋友们商讨一个事,大家都清楚,化羽是每天两章保低,但从明天开始,化羽同样是每天两章六千字保低,但是如果每天的月票超过十张,化羽便会多更一千字,超过二十票,化羽便会多更两千字,过了三十张,化羽便会多更三千字,如果超过了五十张,化羽便会多更六千字,也就是说,如果每天的月票超过了五十张,化羽便要更新十万二千字。这下来,化羽便有了动力,也有了压力,码字也快些,希望朋友们

        是一个网络上不可多得,纯绿色的免费全本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