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十八章阴毒

作品:《 地狱交易平台

        易难行长长的深吸了口气,心头涌惊涛骇浪,周逸才报出的这些药名,前面十几种药还好,虽是有毒,但都是些寻常医药,只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周逸才接下来报的那些墨珠汁、蝮蛇涎之类的都是剧毒之物,有些甚至连他都没听说过,脸上涌出一丝苦笑,道:“小兄弟,雪上一支蒿、红娘虫这些药还好说,我静安堂都有。全本小说网但那彩虹菌、碧蚕虫这些东西,在下可没听说过了,还有那墨珠汁这等奇物,更是难寻的宝贝,非一般的机缘难买得到,至于鹤顶红和孔雀胆这两样东西,可是国家严禁出售的东西啊!连处方单上都不会有这两种药出现。

        周逸才这才回过神来,他报出的几种剧毒,除孔各胆比较常见外,都是世间稀有之物,生长在各种森山老林,或是苦寒凶险之地,那是这么好找,抓了抓头道:“易老先生,不知我报的这几种药名,你这里都没有吗?”失望之情,不言而喻,特别是那墨珠汁,对他有大重,可配制一种无色无味的剧毒,可蕺。于身上,面临危机时,杀人于无行之中。

        易难行沉吟起来,猜测周逸才要这些剧毒之物有何用,但自己有求于他,不敢多问,又观周逸才非是阴险狡诈之辈,且而对中医而言,有些剧毒的药材,比什么千年人参,万年何首鸟还管用,毒能杀人,同样能救人,这一道理,易难行还是明白的,这才慢慢的道:“像孔雀胆这样的东西,虽然被国家禁止,好在我静安堂还是有几钱,干脆你和我到药房里瞧瞧,到了那里,我们再说。”

        周逸才明白他的意思,这里也算得上公众场所,倘若两人的话被人听见,虽算不上什么大事,但对静安堂而言,还是有损名声的,赞道:“好,拿了药,我们便走。”

        一个小时后,两人齐肩走出了静安堂,登上了易蓉开来的轿车上。

        周逸才手里提着一大包药,至少有十斤左右,药材的苦香,充溢整个车厢内。从周逸才嘴角处那淡淡的微笑可看出,他弄到了不少的药材。

        让他没想到的是,静安堂的药库中,竟然还有白薯芽这样的宝贝,有孔雀胆已让他欢喜,再加上这白薯,周逸才有十足的信心,配制出几种防身安命的剧毒。』药王神篇》内的用毒手段,神鬼莫测,只待剧毒出现,他再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软柿子了。

        心头的喜悦和激动,就连一旁的易难行都能感觉得到,但是他却不想多问周逸才要用这些毒物做什么,更不想探问他的秘事,想了一想,道:“小兄弟,照你猜测,你觉得!!若的病,究竟是那一种;!”

        周逸才一吸,压下心头的激动,拿人钱财,予人消灾,这易难行对他不错,虽然怀有目的,但是周逸才还是由衷的感激,如果凭他自己去找齐手上的药材,显然是不可能的。特别是那几种被国家严禁的剧毒之物。沉吟了片晌,这才台起头来,眼中亦是一阵明亮,不答反问的道:“易老先生,小子想请教一个问题。”“小兄弟请说。”事关自己孙女的大事,易难行不敢马虎,正容道。

        “易老先生还是叫我段逸才,或小周吧,这小兄弟听起来很别扭。”周逸才笑呵呵的道。见易难行点头应下,周逸才正色的继道:“按照老先生的说法,兰若小姐这病是由先天而来,非后天而成,但又是一种罕见的怪病,怕光,每天到了一定的时间,又突发急痛,痛时宛若万箭穿心,而一般的石药,根本无法医治是吗?”易难行赞道:“小周说得不错,别说医治,就是控制也控制不了,这十多年来,这病没有一天不发,没有一天不在折磨着她。”

        “易老先生,请恕我直言,兰若小姐这病,很有可能是中了阴毒。”周逸才斩钉截铁道,不容易难行插话,再道:“在医学界,阴毒一说法,是不成立的,因为它没有科学的依据,只流传在一些奇门古经之上,玄之又玄,听起来便像是一种神话传说,让人难以相信,但在云、贵、川某些地方,却传流这一说法。” http://m.soduso,cc首发

        “妇人怀孕,最忌一些东西,特别是家中之物,不可乱动,动则会影响到腹中胎儿,亦有胎神一说法。所以在那一带,尤其是农村,最信这个,无论是家里还是屋外,在婴儿还没出生前,时时提防「时时害怕,无时无刻不在忧心这事。据说,动一砖一瓦,可令胎儿少三指一足指,挖一坑,可令胎儿缺一腿少一臂,更严重时,可让胎儿在腹中死亡。就算在婴儿出生后的一个月里,家里的东西同样不能乱动,满月后便无事。”“照你说,我姐姐这不是病,而是中了迷信?”易蓉这时透过车内的镜子,瞧了周逸才一眼,脸上颇有不信的样子。

        易难行同样是如此,这种鬼神之说,确实让人难以相信,倘若不是地狱交易平台的出现-,倘若不是胡青牛的医经上确实有这种古怪的治疗法,周逸才同样不信。“当然,这只是我格一种推测,只有给兰若小姐诊断后,我再知道她这病,究竟因何而起。”周逸才说完这句话,便沉就起来。

        迷信这东西因人而定,不信者,纵然你说得天花乱坠也是没用的,与其让人白眼,到不如用事实来说话。只要治好易兰若的病,到那时,便由不得他们不信了。一时间,←子里沉就起来,几人各有心思。

        易难行到不是怀疑周逸才的医术,而是对迷信这东西,确实没有什么好感,但他坚信周逸才绝对不是那种爱说废话的人,话出必有因,说不定若儿的病,真的由此而来呢?

        车子缓缓的开出了市区,渐渐向着郊区偏僻的山间使去。又行了近半个小时,终于在一处别墅前车下。易蓉通过控制系统,打开了别墅的大门,将车驶了进去。

        这间别墅自然比不上王宇航那栋在东城区的豪宅,普普通通的,占地只有四百多平方,但很精致,加之这里人烟稀少,给人一种很宁静的感觉。

        周逸才觉得这间别墅丝毫不比他见过的所有豪华的别墅差,如果赚到成,他也打算买下一栋像这样的别墅来居住。

        唯一让周逸才有些遗憾的是,别墅的所有窗户都被一层厚厚的黑布遮住,这大概便是因为易兰若怕光,是用来遮挡光线用的。

        刚一走进房子,易蓉立即将门关上,周逸才眼前一下子黑了起来,宛如处身在漆黑的深夜里,什么也看不见。但片刻过后,诡异的一幕出现,顿时令他大吃一惊,他的双眼竟能在如此漆黑的环境下,看清房间里所有东西,就连地上的一些灰尘,同样能清楚的看到。

        易难行递过来一根长棍的东西,道:“小周,你握着它,我领到兰若的房间去。”

        周逸才充耳不闻,整个人怔在那里,好一会才从这神奇的一幕回过神来,这究竟怎么回事,他什么时候拥有了此如本事,能在漆黑一团的环境下,看清身边的每一样东西,就如同处身在光天白日之下一样。

        “怎么,惊呆了吧!这就是我姐姐这十多年来居住的地方,没有阳光,只有无尽的黑暗。”易蓉凑过身来,在周逸才的耳边道:“如果让我在这样的地方呆上几天,我绝对会忍受不住,甚至可能因这黑暗而疯掉,无尽的黑暗和孤独,比什么都更可怕,可是,我的姐姐却能忍受下来,在这里一住,便是十五年了。”

        幽幽的一叹,易蓉接过易难行手中的棍子,塞到周逸才的手里,叹道:“我和爷爷多少已经习惯了这种黑暗,所以能看清路,而且这房间里没有摆设,你不用担心会礓到东西而摔倒。”

        周逸才举目四看,果然这里没有一件家具,整个房间都空荡荡的,给人一种孤独和空虚的感觉,可以猜出,居住在这屋子时的人,内心的痛苦,是别人无法体会得到的。

        周逸才松开了易蓉硬塞在他手里的棍子,摇了摇头道:“我自己能看清路,走吧!”易蓉讶异的道:“你真能看见?”周逸才微微一笑,跟着易难行的脚步,朝着楼上走去。

        易蓉脸上涌出惊奇的之色,她能在这漆黑的环境下看清一些东西,是经过好长一段的时间才练出来的本事,没想到周逸才也有这种能耐,望着周逸才的目光也好奇起来。

        二楼同样没有摆设,而且整屋楼只有两间房间,周逸才边手有一间,是而大概十米处也有一间。易难行领着他朝正面的房间走去。

        周逸才人未走近,一个动听悦耳的声音传了过来:“用针者,必先查其经络之虚实。一经上实下虚而不通者,此必有横络盛加于大经,令之不通,视而泻之,此所谓解结也。”

        嗯,女主角要现身了,随便向大家讨两张月票。未完待续,!

        是一个网络上不可多得,纯绿色的免费全本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