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十七章求医

作品:《 地狱交易平台

        周逸才眉头一皱,道:“还是买吧!易老先生请开个价,无论多少释无所谓。\五。c0М/”

        “买,你买得起吗?”易蓉冷笑起来,仿佛听到了一件天大的芙话,从头到脚的将周逸才打量了一阵,穿着还行,但绝对不是那种有钱人的样子,冷冷的道:“你知道我爷爷这副针具价值多少吗?曾经有人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这副针具价值五百万,你有这个谶吗?”

        周逸才赞道:“这副针具确实值这个数,如果我撸得不错的话,这副针具很有可能是明代一位著名的医学家用过的。五百万,它值这个数。”

        不讲这两副针具是金银所造,单说它们的来历,便不简单,可以说这是两件古董,陵道子也曾给他讲解过这方面的知识,所以周逸才一眼便瞧出了它们的价值之所以这样高,并非是它们的本身价值,而是它们的收藏价值。

        易难行脸上掠起讶异之色,又细看了周逸才一阵,将这两副金银针送给他的想法,更加坚定,朗声道:“所谓宝剑赠英雄,红粉送佳人,凭小兄弟你的医术,绝对配得上这两副针,在我手中,只会令这副金银针,黯然失色。”“对不起,这一金一银的针,我不能要,请易老先生收好。”周逸才轻轻的将两个针包一堆,淡淡的说道。

        正所为无功不受禄,易难行这般热情送他这副价值不菲的针,岂是这么简单的事。所以这两副针,周逸才不想要,更不敢要,谁知他收下后,易难行会提出怎样的件条出来。

        无事献殷勤,总是有目博,毕竟两人素昧平生,仅仅是交谈了几句,易难行断然不会拿出这样贵重的东西,白送于他。

        “你这人怎么这样不知趣,我爷爷好心好意的送你针,你推三阻四的做什么?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易蓉柳眉一挑,怒视着周逸才道。好“:i好意……

        周逸才暗自冷笑一声,确实是有心如此,怀有其意,不与这女人一般见识,用淡淡的目光看着易难行道:“易老先生,我看这里的针,除开这一金一银的针外,都不怎么合我的心意,我只好再去另一家找了,告辞。”转身而去。“你走你走,你不想要,我们还不想送呢。”易蓉怒气冲冲的对着周逸才吼道。

        周逸才充耳不闻,脚步不慢,已快出了店门,易难行终于焦急起来,几步抢出了柜台,忙呼声阻止道:“小兄弟,且慢走,在下有一件事想请小兄弟帮忙。”脚步轻盈,快步赶到周逸才身侧,一把抓住他的手膀,声音诚恳之极,再道:“无论如何,都希望小兄弟听我把这事说完,不管你帮不帮忙,在下都会感激小兄弟的。”他这一番动作下来,速度非快,不见半点老态龙钟,比寻常年轻人还敏捷一些。

        而语气上的变化最大,从老夫到我,再从我封在下,这几次称呼的变化,仅仅只有十来分钟的时间,足见他对周逸才的重视,这才甘愿放下身份,低三下四。

        周逸才嘴角冷笑,这易难行终于露出自己的目的了,淡淡的道:“你先说说,帮不帮忙正如易老先生说的,这得看是什么事情,也得看我有没有这个能力。”

        “这事对小兄弟而言,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但对我来说,却是一件关系圣大的事情。”易难行脸上闪过一丝愁色,招了招手,让易蓉过来。

        易蓉一脸茫然,但不敢逆他意思,心不甘情不愿的走了过来「嘟哺道:“爷爷,你求他干嘛?再说我们也没什么事要他帮忙啊?”

        易难行拉过易蓉,不容她多说,目中尽是祈求之色,瞧着周逸才道:“小兄弟,在下一生只有两个儿子,但都不幸天折;小儿子死时,仅有十八岁,大儿子易天却死于一场车祸,留下两个女儿,蓉儿便是其中的一个。她还有一个姐姐叫易兰若,今年刚好二十,却身患一种世间罕有的先天性急病,只能靠些药物维持生命。”

        “爷爷,你是想请他给姐姐看病?”易蓉机智过人,易难行话到这里,她已猜了出来,介入道。

        易难行不理会她,只是接着又道:“在下医术虽然不敢说妙手回春,但还是在中医这一块上,颇有些心德,一些罕见的疑难杂疰,在下都能救治,唯独对孙女这先天带来的急病却是束手无策,一点办法也没有。也曾请几位在中医界颇有名声的高手来诊断过,都诊不出个病因来,而且按西医的说法,这种病被归纳于白血病的一种,但在下敢肯定,绝非是西医诊断的白血疰,如果我猜测不错,这病根有可能是自娘胎里而来,非寻常的药石能求。刚才听闻小兄弟你竟然会失传千年之久的石针之治疗法,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请小兄弟为这个可怜的孩子诊断一下。无论能否医得好,在下都会铭记你的恩情,雨这一金一银的针,便是在下拿来讨好小兄弟用的,不想小兄弟慧眼,识穿了在下的心思,还望小兄弟你别见怪才是。”

        周逸才听到这里,神色不动,心里却已有了想法,这病他还真想瞧瞧,治病救人这种事,他还真没做过。易蓉神色上早没先前那种蛮横无理的样子,俏脸上已被愁意笼罩,但她仍然不相信的道:“爷爷,他真的治姐姐的病嘛!”易难行默默的点了点头,只是拿目光看着周逸才,如果他真会石针治疗法,或许,易兰若这病还真有希望。

        易难行的医术在全国的中医界,也是排名前矛,既然他都这样认承了,足见他对周逸才的医术是多么的推崇,易蓉自然明白这一道理,目光盈盈闪动,缓缓的道:“周先生,请原谅刚才蓉儿的无理,我这就给你道歉,但请你无论如何,都请你求求我姐姐,她实在太可怜了。

        以她一个大小姐的脾气,能说出这番话耒,可见她姐姐在她心日中的地位。

        易难行一脸祈求,苍老的眼中,也有些泪光闪动,再道:“小兄弟,你永远不会体会到,如此一今年轻美貌的女孩子,在忍受着多大的痛苦。她这病不但每天都要发作,痛时真如万剑穿心,生不如死,而且她这病还见不得阳光,遇光便会皮肤发烂,奇痒难耐,所以这些年来,她只能独自生活在一个暗无天日的环境下,就连灯光,亦能带给她伤害。”

        易难行幽幽的长叹一声,脸上表情复杂,有痛苦,也有怜悯,更有一种难以说清的感情在里面:“这孩子,她过得实在是太苦了。”

        周逸才当然体会不到这两人的心情,更不能体会得到一个人在那种日子里的生活,是如何的孤独和寂寞。他虽然继承了胡青牛的医术,但却没把他那种见死不救的狠心肠继承过来,所以听到这一老一少的这番话后,他已打算出手了。

        这件事也算得上是一件好事功德事,虽然比起系统派下格五千件好事相比起来,只是杯水车薪,但任何事情,都是靠时间去积累,也没有一蹴而就的事,所以周逸才本着做一件算一件,至于能不能在这十几天内完成系统任务,这事还得需要运气和时机,急是急不来的了。易难行和易蓉见周逸才不说话,断不敢贸然开口,只是用祈求的目光看着他。

        “我们是吧!”周逸才沉吟了一声,将这事想了一遍,开口道:“下午我还有事,我们得抓紧时间。”

        “好娟好,绝对不会误了小兄弟的时间,我们这就准备出发吧!”易难行大喜,连忙应道,再对一侧的易蓉道:“去将车开到门口,我拿点要用的东西便出来。易蓉自然是欢天喜地的去了。“周兄弟,不知道你诊诒时,需要什么医具?”易难行转过头来问道。“就拿上你那副金银针吧!”周逸才想了一想,再道:“先看过表人的病情,再决定用什么药和有效的治疗法方。

        易难行欣然的赞道:“小兄弟这话不错,只有知道病人的情况,才能知道用药,东西带多了,反而无用。”说话间,他已将柜台上的那一金一银的针收了起来。

        周逸才心中一动,问道:“易老先生,小子有几种罕有的药物,却不知道贵堂有没有?”

        易难行“哦”了一声,顿时好奇起来,周逸才的医术和见识,普通常见的中药,他显然不会这样说话,猜他口中这几种罕有的“药”肯定不一般,小心的问道:“什么药?只要是我静安堂里有的,我一定给小兄弟你拿来。”

        “生马前子、红娘虫、雪上一支蒿、白降丹、生甘遂……”周逸才一口气道出几种常见的中药,环目向四周瞧了一眼,悄声道:“还有墨珠汁、彩虹菌、碧蚕虫、蝮蛇胆、白薯芽,如果有鹤顶红和孔雀胆最好,如果没有,就只拿这些吧!”未完待续,!

        免费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