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五章花落谁家

作品:《 地狱交易平台

        王宇航仰天长叹一声,神情颓废无比。//。cǒM//不过他终是见过世面之人。他对和氏璧虽有必得之心,但此物予他并不重要,只不过是代表着民族的象征,一种精神。虽然无法竞拍到手。但观这势头。这件唐三彩终会落到华人的手里。

        不能碍手,虽然可惜,但却有挽回的余地,便不像周逸才那般失魂落魄。

        不过片刻间,便强自镇静下来,黯然道:“周兄弟,我们走罢!”竞争失败,再呆这里,以无半点意思。

        眼不见,心不烦,到不如离开会场算了!

        但周逸才双目红赤,两拳紧紧相握,浑身一阵颤抖,浑然未听到王宇航的话。

        和氏璧对周逸才而言,意义重大,事关功德点以地狱交易平台升级的大事。错失这次机会,他可能永远都无法完成这任务了!

        此刻,他心里一片茫然,不知所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宛如木头人一般。

        王宇航轻轻的摇动他几下,见他仍然未觉,心里涌起一丝怜惜,不知这兄弟到底出了什么事?难道这和氏璧对他真的那么重要了吗?

        既然无法将周逸才劝走,王宇航静下心来,看看这唐三彩马,究竟花落谁家。

        只是这片刻时间内,价码已突破了上亿大关,仍有四人你争我夺,血拼在一起。均无丝毫罢手之心。直到价码狂飓到两亿八千多万时,再无一人加价。

        这件唐三彩马已然超过今早拍卖的那件魏晋的石佛经,确实让人异想不到。

        一阵短暂的沉默后,会场里之中渐渐响起了掌手,一个保持低调的华人如愿以偿的胜出,竞得这件此物。这人五十许间,神色冷俊。予人一种沉默寡言的感觉。只见他缓步登上圆台,欲要伸出手将那件唐三彩抱起时。

        一直沉默中的周逸才身子一晃,眉梢一动,终于忍耐不住,大叫一声道:“慢!”一双完全赤红的眼睛,盯在唐三彩上。

        这一声大叫,无疑将所有的目光齐投在周逸才的身上。

        那买家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有些好奇的看了周逸才一眼,却又把目光投在主持本次卖拍的老者身上。

        这人圆滑之极,他瞧不出周逸才来历,不敢贸然得罪,既是拍卖会。自有人为他出头。相信那老者不会坐事不理,砸了自己公司的招牌。

        果然,那老者眉头一紧,脸色一转,语气不善的道:“这位贵宾,价码已定,这件唐三彩已被这位朋友竞得,不知你这声慢字,因何而起,难不成对这次的拍卖有什么看法不成?”

        这话霸气十足,不留半点予人辩说的徐地。如果周逸才不解释清楚。亦是当众道歉,此事绝不会这样罢休。

        周逸才张了张嘴,半晌去说不出一句话来。他一时情急,贸然开口,阻止那买家拿走唐三彩仍是情绪紧张造成,而非他本意。

        话已出口,显然无法收回,见那老者脸含不善,亦知自己又惹祸事。急得一时怔在那里,手足无措。

        那老者眉梢一动,见周逸才久不开口作话。脸上的表情又是一变,怒喝道:“来人,请这位先生离场。”前来参加拍卖的人,无不是显赫之人,那老者也不敢过分得罪,但必得给人家一个交代,所以用了“请”而非滚或丢出去等字眼。

        话声一落,四个高大修长的保安,从雅间内涌出,一字排开,直奔周逸才而去。

        大享们纷纷让出一条道路。亦想瞧瞧这场变故,看周逸才怎样应对。

        四条黑人大汉,瞬间出现在周逸才身边。脸色古板,齐声道:“请。”

        “慢!”

        “慢!”

        两个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

        那老者双眼眯成了一条眼,缝隙中暴起一阵芒光,万料不到还真有人敢闹场,但他浑然不惧,环目一扫,眼光向声音传来处看去落到周逸才的身上,神态从容不迫地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周逸才望着眼前这四个膘悍的保安,心境却异常平静,脸上不带丝毫惊慌之色,目光与那老者毫不相让对视了令人心弦紧扯的片响过后,哑然失笑道:“说法到没有小只是有些好奇罢了!同时心里却有丝疑惑。望主持人证实。”

        那老者脸色明显好转,左手一抬,紧张的气氛顿时缓和,道:“你请说!”

        周逸才目光环视众人一眼。徐徐再道:“既然这是一场拍会,那么我想请教一下,虽然这两亿八千多万的价码确实让人望而生畏,但是主持人你没落锤定声,这件唐三彩的归属,究竟花落谁家,还是个未知数。”

        刚才周逸才虽然心神失守。但对拍卖的经过,洞悉无一,见事态严峻,这才直指要害,好让那老者找不到理由将他逐出场内。

        “不错,我对这次的拍卖也有看法。”周逸才话声一落,不过几七引间内,蓦然响起把声普,从雅间里传了讨来,几道骡功捞着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小白龙率先走了出来,但这话却不是他说的。紧随在他的身后是几个白人,其中一个正是爱德华。

        周逸才人在英国时,爱德华便通过电话告诉他,最近他也会来美国。周逸才之所以打不通他的电话。却是爱德华当时正在机飞上。

        爱德华此时的身份显然不比从前,出发前自有手下为他安排好行程,人未抵达拉斯维加斯,酒店早已订好,所以网一下飞机,直奔威尼斯酒店而来。

        小白龙与爱德华有过一面之缘。自然相识。两人碰巧在酒内相遇,见到小白龙,爱德华自然知道周逸才便在附近。这次随他而来的均是家族派给他的精英,通晓中国语的也有那么一两个。

        从小白龙口中,爱德华知道周逸才正在参加一个拍卖会,本打算在会场外静候,但小白龙告诉他,周逸才对拍卖的东西势在必得,却没把握碍手。

        爱德华知道这事后。那还等得及。立即带着一把手下,直扑会场,闯了进来。虽然这中间有些波折,但凭爱德华如今的权势,轻而易举的给解决掉。

        爱德华排众而出,小白龙和一帮手下紧随其后,登时惹起一阵混乱。一行人径自的走到周逸才身前停住。

        爱德华根本不理会在场诸人,对他而言这里唯一感兴趣的只有周逸才这个朋友。几步冲了过来就楼住周逸才道:“周,我的朋友,我们又见面了。”然后又大力的拍着周逸才的肩头,狠狠的说道:“当我知道你被德国政府通辑时,我可担心死了,好在你平安的离开了德国。你是怎么逃出来的。那可是全城通辑啊?”

        周逸才没有回答。这话不是一句两句能说得清楚的。压下心头激动。欣然道:“帮我拿下这件东西。”

        爱德华简直是极度兴奋,这种漏*点周逸才显然能感受得到,但眼下最重要的却是将藏有和氏璧的唐三彩以拍到手。

        爱德华毫不在意的道:“这没问题,你放心好了,这件东西是你的了。”自信之意流露了出来。

        周逸才目光掠过一丝惊疑。感觉爱德华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

        爱德华的出现无疑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暗暗猜测他的来历。“在下巴克豪斯家族爱德华,有几句话要说。还望诸位别见怪。”爱德华给了周逸才一个放心的眼神,转过身来对着众人,徐徐说道。

        先不说他刚才的举动,或者“巴克豪斯家族”的名头,单是能在拍卖会开场后闯进来,已使他的话掷地有声,教人不敢忽视。

        那老者目光扫过他们,落到爱德华的身上,脸上笑逐颜开道:“爱德华先生请说。”

        在场众人无不是富甲一方。位居高位者。爱德华亦是圆滑之辈。断不敢贸然得罪人,所以目光投在那老者身道:“这件拍卖物可已落锤定音。归这位先生所有。”

        “虽然没有确认这件唐三彩归这位贵宾所有。但在场的买家却没有加价的意思。”那老者看了看边上的买家。深吸了一口气道,他从爱德华的语中,感到了一种压力。

        爱德华欣然道:“他出了多少钱?”

        那老者想也不想的说道:“两亿八千七百万美元。”

        爱德华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道:“那我现在出价算不算数?”

        那老者哈哈一笑,点头道:“未落锤定音前,拍卖的东西,自然是出价高者所得,爱德华先生自然有出价的机会。两亿八千七百美元第一次,还有没有高过这一价格的。”

        那老者机警之极,亦知再这样说下去,势必会得罪台上的那位买家,脸色一正,再道:“两亿八千七百万第二次。”

        爱德华呵呵一笑。踏上一步,目光却看着台上那位买家道:“我出三亿美元,能否请这位朋友割爱相让。”

        这翻话问下来,表面听是谦虚非常,骨子里却是傲气凌人,隐有不可一世的豪气。

        这一下子那买家没赌气报价,想来年纪大者,忍劲也特别大,巴克豪斯家族在全球的商界来说,名头影响巨大。这人断不会为了一件玩古而贸然得罪。亦没有挽回颜面想法。

        注:呆会还有一章,成绩有点暗淡,订阅很少,当然,化羽也知道是自己的问题,还是更新的太慢了!

        不过每天两章六千字左在。化羽还是能保证的。

        对了,化羽开了群,希望喜欢地狱的朋友加入:馏溯北凡大家一起谈谈本书的想法,化羽每天都会抽一段时间,和诸位朋友聊聊。

        在此,感谢大家的支持,化羽会更加的努力更新的,争取早日爆发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