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六十七章鬼谷下山

作品:《 地狱交易平台

        图

        那老者一句幽默的话说出,惹来众人的一声轻笑,本有些寂静的气氛,顿时活跃起来。五、CoМ

        待笑声过后,拍卖桌上,又是“咚”的一声响,那老者面露淡淡的一笑,看着众人道:“现在本人宣布,此次拍卖会正式开始。第一件拍卖品相信诸位已经看过,多余的废话不说了,但为了确保诸位贵宾们放心,我现在拿出专家们的鉴定证件,以及市上估价,请在场的诸位贵宾推举出几位得高望重之人,来验一下这些证件的真伪。”

        那老者话声一落,会场里又是一片寂静,众人均是相视对望,无语之极。谁才是得高望重之人?相信在场的每一个人能证明自己就是所谓的德高望重之人。

        周逸才佩服无比,暗想这老者说话老道,可说到了滴水不漏的成度。此次来参加拍卖会的人,均是世界各地的华人及少数的外国商人,无不是一方富甲,权威极重的人,又有几个相识,谁才是真正的德高望重,相信在场的人除周逸才外,都符合这个条件。

        谁要是自以为是才德高尚,技压众人,那无疑是将前来参加拍卖会的人给得罪透了!任谁也不敢冒这大不违挺身而出。

        这也足可看出那老者的厉害之处,几句话的功夫,将所有人的置疑给压了下去。

        老者用淡淡的目光扫过众人,眸子里掠过一丝笑意,道:“如果还没有人上来验证,老夫就要开始报出低价了?”

        下面众人,仍然沉默一片。

        老者点了点头道:“既然各位如此信任老夫,那就开始拍卖了!低价五十万美元,每次报价不得少于五万美元,价高者将会获得这件顺治年间景德镇的瓷器,请诸位把握机会,竞得这件瓷中精品。”

        厅中参与的人加起周逸才刚好是三十六人,虽然彼此不熟悉,但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自然不会造成混乱局面,那老者话声一落,便有人不紧不慢的报价道:“我出五十五万。”

        那老者一听有人报价,宛若变了一个人似的,满面镌刻着皱纹的脸顿时激动起来,沙哑的声音大叫道:“这位先生出价五十五万美元,有没有人高过这个价的。这件瓷器仍清朝最著名的景德镇烧制,保存完好,画工精美,仍钴料烧成后呈红绿色,具有着色力强、发色鲜艳、烧成率高、呈色稳定的特点,具有着非常重大的收藏价值,喜欢古玩的朋友们,千万别错过,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便不会再来……哦,这位先生出价七十万,还有没有高过这位先生出价的……呵呵,那位眼镜先生出价竟然一百万,看来大家对这件景德镇的出品,还是挺感兴趣的。”

        话声刚一落,另有一人报出一百五十万的价格。

        那老者深吸了口气,红光满面,整个人异常激动,大吼道:“这位先生竟然一口气将价格提升到一百五十万美元,看来他对这件瓷器,抱有必得之心,还有没有高过这个价格的。一百五十万第一次……”

        那老者话声一顿,目光中寒芒跳动,含着鼓励眼神看着众人。

        周逸才虽然没参与拍卖叫价,但心里着实感受得到这份刺激,没想到在那老者的感染之下,报价接接上翻,只不过眨眼之间,这件瓷器的价格已翻到三百八十多万,光看这价格也令周逸才过瘾。

        王宇航偏过头来,悄悄的在周逸才耳边道:“周兄弟,你看这件顺治年间的瓷器,价值多少?”

        周逸才脸上逸起一丝红,干笑了一声道:“这个,它的价值我就不清楚了!”

        话声一顿,继道:“但这件瓷器我却知道它的来历,非并是拍卖者说的那样,是景德镇出品。如果我没看错,这是一件珍贵的《元青鬼谷下山》。”

        王宇航倒吸了口冷气,怔了一怔,声音更细,道:“周兄弟,你不会看错了吧!”

        如果这件瓷器真是《元青花鬼谷下山》,那它的价值跟本是无法估计了,就是和张旭的真迹《山中留客》比较起来,都丝毫不差。

        “鬼谷下山”的故事出自《战国策》。故事说的是战国时期,燕国和齐国交战,为齐国效命的孙膑为敌方所擒,他的师傅鬼谷子前往营救,率领众人一行下山。元代青花人物罐“鬼谷下山”描绘的便是鬼谷子下山的情景:鬼谷子坐在由狮虎共拉的两轮车上,后面跟着两个骑马的人,其中一个穿着武官衣服打了一面旗写有“鬼谷”两字。

        鬼谷子是中国古代著名的谋略家,最后他教出了孙膑、庞涓、苏秦及张仪等高徒。鬼谷子特别钟爱为人诚恳真挚的孙膑,将自己毕生绝学倾囊相授给孙膑。

        王宇航还记得,在2005年7月12日伦敦佳士得拍卖会上的一件《元青花鬼谷下山图罐》以1568.8万英镑的价格拍出。这一价格不仅仅创造了中国瓷器的最高成交纪录,同时也创下了中国艺术品的最高价格。

        但王宇航还记得,那件《元青花鬼谷下山图罐》仍是一件青花画像,但这件拍卖的瓷器,却是红绿色人物画像,究竟是不是如周逸才说的《鬼谷下山图》,王宇航一时把握不定。

        但王宇航亦知周逸才在古玩这一行的眼力,也相信的他为人,断不会作废话骗他,竟有些动心起来。

        经过最后两位买家令人窒息的竞争下,价格已经攀升到四百三十多万。

        “四百三十五万美元第一次,有不有高过这一价格的,请赶快出手,再过一分钟,这件瓷中精品就属于这位先生了。”那老者目光从每一个买家的脸上扫过,希望有惊人之举,但除了最后报价的那位买家外,所有的人基本上已经放弃了对这件瓷器的追逐。

        周逸才也有些动心,虽然不他知道这件《鬼谷下山图》价值何几,亦知这件东西是难得的珍贵之物,奈何囊中羞怯,无法参与拍卖叫价。

        那老者见再没有人叫报,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容笑,看来他对这价格,也挺满意的,但没落锤之前,他还是按照行规又叫了一声道:“四百三十五万第二次,看来这件东西,是这位先生的了!”

        便在他一锤敲下,确认此次交易成功时,一把声音却蓦地响了起来:“我出四百五十万。”

        王宇航咬了咬牙,终于决定买下这件瓷器,虽然他此次是为那十二生肖铜像而来,但是这件瓷器,果真如周逸才说的那样,是《鬼谷下山图》的话,它的价值和意义丝毫不比那十二生肖铜像辰龙差多少,或者会更高。

        十二生肖铜像有着很重大的历史意义,但这件《鬼谷下山图》一样有着不可低估的价值,同样的是稀世珍宝,王宇航断然不会放过,而且这价格他还承受得起,不会影响明天对十二生肖铜像辰龙的竞争。

        “这位先生出价四百五十万美元。”那老者显然没预料到,有人会在这时候又叫价了,激动起来道:“四百五十万第一次,不知道先前那位先生会不会出更高的价钱来竞争这件瓷器。”

        那老者也是作最后的一投,按照他的估价,这件瓷器大概也值这个数了,再往上已经没什么利润空间了。虽然在场的都是有钱之人,但有钱归有钱,也不能这样花法。

        你知道吗?的弹窗广告是每30分钟才出现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