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五十三章完成任务 5

作品:《 地狱交易平台

        第五十三章

        “我被祖父放在一温暖的地方,他没对我说什么,只是转身回到了那个车厢里,但是整个深谷中,却回荡着我父亲那悲痛欲绝的呐喊声。⑸.c0М\\直到过了好久好久,这声音才哑然而止,我看到了父亲是被人抬出来的,已经是昏迷不醒,接着是祖父走了出来,但我却没看到母亲的身影;她去了哪里,难道从车厢已出来了吗?就在我猜想中,几个家族的佣人,从车厢抬出了一具尸体,一具浑身是血的尸体,这具尸体左手及双腿处,都是,都是,都是……”老妇人的声音突然沉默了下来,仿佛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一样。

        周逸才看得很清楚,老妇人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又晃动了一下,同时也知道了这个悲剧的答案。

        老妇人沉默着,周逸才也不敢说一句安慰的话,他能体会得到此时她的心情,还有什么比这悲痛的事呢?终于,她从那可怕的梦境中醒来,用颤抖着的声音,一字一句的道:“直到看见母亲的尸体,那,那没有血肉的四肢,我才知道,在那漆黑和冰冷的车厢里,我喝的,是我母亲的血;吃的,是她的肉,她用自己的血肉拯救了我的生命。”

        老妇人讲到这里,已无法再继续说下去,枯瘦如骨的身子,在床上轻轻的颤抖着,从她喉咙间发出“喀喀”的声音,周逸才知道,这是一种抽泣的声音。

        周逸才静静的坐在床边,心头却是感概万千,父母之爱,胜过生死,这是一个典型舍身救女的故事,虽然这样的事不少,但让周逸才感动的却是这位母亲的伟大,以自身的血肉来换取女儿生存的希望,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力量啊!

        两人都沉默下来,老者因往事而悲哀,少者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沉默了好一会,老妇人才幽幽的叹了口气道:“时间虽然能冲洗一切,但这段记忆,却让我永远难以忘怀。我还记得,当父亲出现在我面前时,他的愤怒,他的眼神,还有那不可压制的悲伤,但最终他还是默默的离开,什么也不有说,只是淡淡的望了我一眼。”

        “母亲的死,不仅给他带来了痛苦,还给整个家庭带来了不幸。葬礼过后,父亲与祖父彻底决裂,从那以后,我很少能看到他,纵然撞见了,他也很少和我说话,为了忘记这段痛苦,我全心全意的投入了学习之中?但没有人知道,这个孩子心里的真实想法,更没有人会去了解这个孩子的内心感受。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曾经的小女孩渐渐的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她和很多女人一样,也要结婚生子,但就在她结婚的当天,她父亲却没能来,因为他正在维也纳举行一个举世无双的演奏会。”

        “父亲没来,也在我预料之中,因为我知道,他恨我,是我害死了自己的母亲,他最爱的女人。”老妇人的神情黯然神伤,幽幽的叹息一声,泪如雨下,静静的沉默了一会,才接着又道:“在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没有看到我的父亲,那时,他已经是五十多岁了!他一直忙碌着他的音乐事业,经常出现在欧洲的每一座城市里参加演奏,名越也越来越大,成为了一个真正的钢琴大师。我也曾好多次偷偷的去看他的演奏会,但每一次,当我听着他的音乐,看着他那花白的头发,我的眼泪总是悄无声息的落了下来。因为我知道,他的每一次演奏,都在告诉人们一个故事,都是关于我母亲的,他是用音乐来发泄自己心头的痛苦,及悲哀。”

        老妇人示意了一下,周逸才立即明白过来,拿过放在床头边的开水,喂了老人一口。

        “流的泪多了,我也不敢多去,我以为我和父亲之间的感情就会这样继续下去。时间又是过去了几年,直到我祖父去世的前一天夜里,我父亲从维也纳赶了回来,虽然他们父子之间有解不开的恩怨,但终究是血浓于水。父亲回来后,并没有急着去见祖父,而是出现在我的房间里,当时他面色苍白,双目赤红,就在我惊疑不定时,父亲突然将我抱住痛哭起来,他的声音是多么的凄凉,仿佛又将我带回到了那个深谷中。我整个人激动起来,也跟着哭了出来。”

        老妇人这一次,沉默了好久才接着又道:“我和父亲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多年压迫着的悲痛倾泄而出。那一夜,我们父女聊了很久,原来父亲之所以不来见我,而是害怕面对我时,回忆起母亲的事,而且,他还告诉我一个秘密,这些年他全心的投入音乐事业中,并非是他个人的喜好,而是因为他答应过母亲,要创作出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曲子出来。”

        “他从怀中拿出一个曲谱,并弹奏给我听,那确实是这个世界上最神奇的曲子,只是父亲却没能将它完成,虽然仅仅只有不足一分钟的时间,但我还是感受到那曲子的魔力,让人不知不觉中,陷入自己的灵魂深处。”老妇人指着床对面的一个箱子,看着周逸才道:“箱子的第二个抽屉里,放着的就是那篇曲谱,你把它拿给我。”

        周逸才默默的走了过去,拉开抽屉,里面放着一篇很旧的手稿,由于时间的原因,这张手稿上的字迹,有些模糊不清,但周逸才还是从那些歪歪扭扭的字迹看了来出,这就是《幻魂曲》,虽然有些不同,大概是巴克豪斯做亡魂后,又修整过。

        接过周逸才拿过来的手稿,老妇人将它很小心的放在自己的双脚上,枯瘦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睹物思人。这一刻,她已深深的陷入了回忆之中。

        周逸才没说什么,更不知道说什么,听了这个故事后,他心情很难受,也有些感概。这人世间的荣华富贵,金钱名利,又怎能及人与人之间的一片亲情。

        生命可以有无数种样子,但人却不能丢下这一种,没有理由,没有背叛,因为这就是血浓于水之情,此情传承于生命,超过了生死,这就是亲情。

        这时候,那老妇人也回过神来,静静的道:“从那次过后,我才真正明白父亲,他避开我,其实都是为我好,母亲的去世,不仅对我伤害大,他亦是如此,相见不如不见,见了反而会令我们都难受。”老妇人轻轻的叹了口气,幽幽的道:“祖父过世后,父亲便一直留在我的身份,继续创作他未完成的那部巨作,同时也参加一些演奏会,但是遗憾的是,这部伟大的曲子,父亲在有生之年,并没有完成得了。”

        “我还记得,在他去世的那个晚上,在他弥留之际,他紧紧的拉着我的手说道:戴丽娜,请相信我,无论在什么时候,你都要坚信,我没有让你的母亲听到这首曲子,但我一定要让你听到,纵然去了天堂,去了地狱,我亦要从九阴之地,阎罗殿堂里爬出来,亦要让你听到这首《幻魂曲》。父亲就是这样抓着我的手走的,带着未了的心愿而去。但他的这个心愿,却成了我今后的岁月里,最大的心愿,因为我一直坚信,我父亲能完成他临终时对我许下的承诺,尽管他已经死去,但我仍然深信不疑,因为他是我的父亲,我最爱的人之一。”

        “而现在,可爱的年轻人,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是从那里得到我父亲创作出的曲子的!一个死去的人,真能从地狱中爬出来,完成对女儿的承诺吗?你就竟是什么人,为何能将死人的东西,从地狱里带回人间?”老妇人目光一动不动的盯在周逸才的脸上,有些祈求的看着他。

        ………………

        今天早上化羽起来一看,才知道写这部小说都一个月了,下了新书榜,却有些感叹。

        嗯,明天,爆发,不拉票,不求推,不求打赏,不求收藏,仅为感谢朋友们的支持。

        更多新章节请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