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五十二章完成任务 4

作品:《 地狱交易平台

        第五十二章完成任务(四)

        老妇人的目光有些迷茫,思绪在往事中徘徊着,声音喃喃着道:“从小,祖父就向我灌输家族的利益大一切,为了家族,我们必须得牺牲很多我们应有的东西,那怕是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全//本\小//说\网所以,我学会了忍耐,学会了很多很多的东西,也接受了我自己的身份,一个伟大家族继承人的身份。”老妇人神情冷漠起来,仿佛在述说的是一件别人的事,但是她身体实在很虚弱,往往要花上好长的一段时间,才能灰复些力气,接着说道。

        “一年的时光,就这样匆匆而过,谁也不知道那个小女孩受了多少的罪,谁也摸不透她真实的想法,她用伪装的微笑,骗过了所有人的眼睛,就算心里受了苦,挨了打,她也总是笑盈盈的面对。”老妇人脸上罕有的露出了一丝微笑,“眼看圣诞节就到了,祖父放了我几天假,母亲第二天就出现在我的跟前,我第一眼见到母亲时,没有哭,也没有闹,仿佛面对的就是一个普通人一样,直到那个夜里,我投进了她的怀里,眼泪就流了出来,起初是默默的抽泣,到了后来却是嚎啕痛哭。”

        “我已经记不清楚那一夜发生了什么事,母亲对我说了什么话,反正第二天一早,我就随我母亲登上了前往柏林的火车,因为祖父答应让我去父亲那里,直到整个圣诞节结束。我们的车厢是高级区,虽然不大,但只有我母亲和我一个人。离开了严厉的祖父,我的心境也开朗了起来,但最开心的人,还是我的母亲,一路上她给我讲述了很多事情,都是关于我父亲的,从她幸福的脸上我可以看出,她为能拥有这样的丈夫而感到骄傲,因为在当时,父亲在柏林,在德国,甚至整个欧洲,都闯出了名声,他的音乐才华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人肯定,他的钢琴技巧也越来越出神如化,他谱写的曲子,是多么的受人追捧,就连当时的几位著名钢琴家,都会选择他的曲子来参加一些特别的演奏,足见人们是多么的喜欢他和崇拜他。”

        “听着母亲给我讲述父亲的丰功伟绩,我也很激动,就想一下出现在他的眼前,给他一个惊喜,但魏玛开往柏林的火车,却在缓慢的前行,但我的心已经飞到父亲那里。我以为要不了多久的时间,我们一家三口人就能幸福的过上一个圣诞节,但是……”老妇人脸上涌上痛苦的表情,泪水跟着流了下来,她紧紧的抓着周逸才手,浑身颤抖起来。

        周逸才清晰的感受到这个老人的痛苦,那肯定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对这个老人,生起了更多的怜惜之情。

        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周逸才不知道,但他敢肯定正是因为这件事,才有了他和巴克豪斯的交易。

        周逸才并没有追问,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握着老人的手,她现在需要的是安静,和思考的时间。

        好一会儿,老妇人的心情才得到平静,缓缓的开口道:“那时候的火车很慢,五公里的路程至少要花上近二十分钟的时间,虽然我很急切的想见到父亲,但我还忍耐了下来,坐在车窗前观望着外面的景色。母亲也紧靠着我坐了下来,将我搂在怀里,那一刻的温馨,令我至今难忘,要是能永远这样,那该有多好。”

        “窗外的景色很好,到处都是白雪皑皑,我们都沉醉其中,而轰鸣的火车,将我们带进了一条长长的深谷之中,两侧都是群山,只有一条很狭窄的小路供火车经过。深谷中的景色也很好,宛如油画中的描绘一样,我都快被它迷住了,母亲也指着某一些的景点让我观看,就在我们惊叹这深谷的景色时,我看到了山顶处的积雪滚滚咆哮而来,成堆成堆的雪浪如山洪暴雨一样,将这深谷塞满,火车瞬间停止了下来。我母亲在我还没反应过来下,一下将车窗关上,咆哮而来的积雪没能冲进我们的车厢,但我的眼前霍然的漆黑一片,而这时巨大的冲击力量紧随而来,火车被撞翻了,又被厚厚的积雪压在了下面,我和母亲摔到在车厢,也不知道滚了几下,碰伤了多少地方,直到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我们也陷入了漆黑的世界里。”

        “我如大多数孩子一样,惊慌失措,害怕不已,而且被撞伤的地方,更是疼痛难耐,我哭了起来。听到我的哭声,母亲在那个狭小的车厢摸到了我,紧紧把我抱在怀中,安慰我,抚慰我,直到过了好一阵,我才在抽泣及恐慌中睡了过去。我是被冻醒的,睁开眼睛时,我仍然躺在母亲的怀里,她的怀里很温暖,但却暖和不了我越来越冷的身子,我开始颤抖起来,哆嗦起来,更可怕的是,我感到了饥肠辘辘,口干舌燥,望着漆黑一片的世界,更是感到恐惧不安,虽然我当时还小,但也知道死亡的甜味,我不想死,更不想挨饿,我和大多数无助的孩子一样,在母亲的怀里哭闹起来。”

        “母亲安慰着我,说父亲马上就来救我们出去,我相信了,又睡了过去,但是再次醒来时,四周仍然是漆黑的,冰冷的,父亲也没有像母亲对我说的那样,出现在我的眼前。”老妇人深深的吸了口气,脸色越来越苍白。

        周逸才能体会能得,她当时的害怕,没有开口,只是屏气凝神,静静的看着这位老妇人。

        “我在那漆黑的车厢里,很害怕,肚子又饥饿,又哭闹起来。母亲的安慰已经没有用了,我一直哭喊着要吃东西,要出去,要见到父亲,而身子也越来越虚弱,神智也有些不清起来,母亲也知道如果再没有食物和水,我随时都可能因饥寒而死去。她开始在车厢找东西,那怕能找到一点吃的也好,一次一又次的翻箱倒柜,连块面包也没找到。这时,我的身子越加的虚弱起来,甚至发起高烧,但仍然叫着要吃的。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吃到了东西,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液体,吃在嘴里有些甜甜的,还有点苦涩,但喝起来很舒服,也很容易饱。也许我当时太饿了,什么也不顾,也不追问母亲是从那里找来的这种东西,美美的喝了起来。吃饱后我好像又睡了过去,但耳边却传来母亲轻轻的笑声,那肯定是一种很幸福的微笑,只是我没能看到。”

        “再次醒来时,母亲却给了一块肉给我吃,因为我当时很虚弱,又染上重病,处身在漆黑的世界里,根本看不到那肉是什么样子的,但还是很高兴的吃了下去,母亲楼着我又给我说了很多的事,说无论如何,都会让我活着出去。所以在接下来的好一段时间里,母亲都会给我喝那种奇怪的液体,又或是给我一块肉,我就这样的活了下来。直到有一天,我听到了外面有人喊着我的名字,还有挖掘的声音,我激动起来,拼命的回应,同时摇动着母亲的身体,但母亲却没有回应,我以为她睡着了,便爬到声音传来处大声的叫着,终于,一丝光亮从外面照了进来,父亲高大的影子出来在我的眼前,我激动得都快晕死过去,因为我知道我和母亲都得救了,不用死了。”

        “父亲看到我也能激动,他拉开紧闭着的窗子,从外面跳了起来,紧紧的将我搂在怀里,目光却在车厢里寻找着母亲的身影。突然,他尖叫一声,将我从怀里推了出来,连滚带爬的冲到母亲的身边,也就在这时候,祖父也跳进了车厢里,他不让我回头看一眼,便将我抱了出去,但我的耳边却传来父亲撕心裂尖叫: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那声音,令我至今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