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十六章卡农

作品:《 地狱交易平台

        还好王长子没接着说下去,只是“哦”了一声道:“要不要我给你一张餐巾纸擦擦血。\//”

        砰,周逸才跌倒在地上。

        好在这时台上的女主持人又开口了,用甜甜的声音说道:“呵呵,不用我说,相信大家已经知道,接下来将要出场的是……”

        “王紫薇……”不等她说出来,台下又是尖叫一片。

        “对,就是音乐系的王紫薇。”女主持人甜甜的笑道:“她将表演的节目是独奏,约翰·巴哈贝尔的……”

        “卡农。”男主持人托着长长的声吼了起出道:“有请王紫薇同学上台……”

        他话还未说完,台下欢腾一片,将他的声音给压了下去。

        真有万呼万唤始开来的味道,就在众人激动的尖叫声中,主持人知趣的离场,当清大音乐系的王紫薇走出来的一瞬间,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台上,一位身材婀娜,曲线分明,肤如玉,神如水,自通道口缓缓蹬上台。

        这一刻,整个晚会现场,没一点儿声响,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台上那宛如谪中仙子的女人身上。

        也就在这时候,周逸才站了起来,缓缓的朝着后台走去,王紫薇是第十七个出场的演员,下一个就是他。

        当周逸才走出已成一片死寂的人群中,走到后台边上的路上时,一阵宛如涓涓细流的琴声响了起来,亦如甘露之水,洗涮过所有人的心扉。

        作为上个世纪最伟大钢琴家的传人,周逸才从这琴声中听出了那凄婉的琴技,微微的抬起头来,周逸才有些痴呆的看着坐在钢琴边尽情独奏中的女孩。

        作为王紫薇的同班同学,周逸才对这位天女的仙颜早已有了一种免疫力,但就在这一刻,台上那专注的女孩,却完全将周逸才给迷住了。

        不是因为她的绝世之美,亦非她婀娜的身材,而是因为这琴声。

        巴克豪斯曾对他说过,琴如人,人亦是琴,只有全心投入其中,方可弹奏出这世间上最美妙的音乐。

        周逸才唯有用天纵之才,来形容王紫薇的琴技,能将《卡农》演奏得如此出神如话的人确实是世间少有。

        约翰·巴哈贝尔的《卡农》是他在忍受着爱妻孩子死于鼠疫的巨大痛苦,创作出一组不朽的音乐,以纪念往逝的死者,以曲调婉转的凄凉之意,鸣放出人内心的苦难。

        但是约翰·巴哈贝尔的《卡农》,不是一部钢琴曲,约翰·巴哈贝尔的也不是一个钢琴家,而是一个管风琴家、作曲家,出生于德国的纽伦堡。

        得自巴克豪斯的记忆,周逸才知道“卡农”,并非曲名,而是一种曲式,许多人误以为这个曲子便为“卡农”,“卡农”字面上是“轮唱”的意思,数个声部的旋律依次出现,交叉进行,互相模仿,互相追随。

        但就是这部曲子,却是现今为止最受全世界人们喜爱的古典音乐作品,虽然它仅仅是一首全长仅5分钟左右的音乐小品,但它却带来了人们三百多年的奇迹,而且还会经久弥新。

        无论是过去还是将来,周逸才都坚信,这部名为《卡农》的曲子,将会不朽于世,因为就连音乐之神的贝多芬、钢琴之圣的巴赫这样伟大的人物,在他们自己创作出的曲子中,都离不开《卡农》的影子。

        也许人们还记得在02年风靡全亚洲的一部韩国电影《我的野蛮女友》中,全智贤坐在钢琴边忘我弹奏的曲子,正是这首足足影响了音乐界整整三百年的奇迹之曲——《卡农》。

        但真正能将此曲演奏得出神入化是1987年,有着吉他天皇之称的演绎的现代版本轰动一时。

        但此刻,周逸才相信,真正将约翰·巴哈贝尔的精神传达出来的,却是这个在清大的著名校花之一的小女人。

        无论是她指尖上的技巧,还是那一连串的起落,都达到了一种很深的境界,完全将《卡农》那种凄婉,优伤,但却不痛苦,又亦如甘露之水,能冲洗着人灵魂的精髓都表达出来。

        好久好久,周逸才回过神来,转过身来,走到了后台通道上,只要王紫薇一下来,主持人一宣布,他就可以从这里走上台去。

        曲子由慢而快,又由快而慢,终于在“咚”的一声琴键下,曲终人散。

        王紫薇从钢琴前站了起来,走到舞台最中央,轻轻给了观众台上行了一礼,缓缓的朝后台走去。

        直到王紫薇的身影都快消失在台上,经久不息的掌声,尖叫之声才震耳欲聋的响了起来。

        当王紫薇与周逸才擦身而过时,一种冲动让周逸才脱口而出的道:“紫薇,能将‘卡农’演奏得这样出神入化的,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了,因为你完全能体会到约翰·巴哈贝尔在创作此曲的精神。”

        王紫薇脸含微笑,宛如一朵盛花的百合,目光有些惊讶的看了周逸才一眼,认出了他是自己的同班同学,轻轻的点了点头道:“谢谢!”带着一阵清香,从周逸才身边走过。

        一丝苦笑爬上了周逸才的脸上,这下真的是臭大了,不过也反应过来,自己的话是否有讨好她的意思,虽然王紫薇没听出他的话是对她音乐的肯定,但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及是盗。

        周逸才摇了摇头,也不以为意,反正他也没那种心思,误会就误会吧!从新把目光放向台上。这时另外的两个主持人一起走上了台。

        也就在这时,周逸才终于知道为什么魏蓝会那么轻易的把自己的名字报入演出名单里,因为上台主持的人中,有一个就是她。

        另一个周逸才也认识,平日里对他颇有意见的一个男同学。

        两人刚一走上台,余光仿佛不经意间看了周逸才一眼,眼神之中透露出一种嘲讽之意。

        周逸才轻轻一笑,仿佛没看出他们的笑容中的含意,只是当他再次见到魏蓝时,一种奇怪的心里爬上他心头,曾经爱得死去活来的情人,在这一刻,周逸才有一种自己是否认识她的感觉,就宛你不经意间看到一个面熟的人,却总是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他。

        似曾相识,也许根本就不曾相认,这就是周逸才现在的感觉。

        “呵呵。”魏蓝一上台,就发出自以为很好听的笑声道:“接下来将要出场的是音乐系大一四班的周逸才,他将要给观众们带来的是……”

        站在魏蓝身边的那个男主持人接着话道:“是〈你到底爱谁〉。相信在坐的各位都知道,刘嘉亮这首歌曲代表的含义,就是当一个男人被女人甩后,那种痴情依旧的意思。”

        凡是台下认识周逸才的学生,此时有种想笑的冲动,他们听懂了这个主持人的意思,就是让周逸才丢人。

        男主持人的话一顿,看了台下观众一眼,却对着魏蓝道:“魏蓝,听说这个将要上台的周逸才,曾经是你的男朋友,有这回事吗?”

        魏蓝装着很不好意思的道:“是有这么回事,我和他分手快一个月了,我们之间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而且,我也有了新的男朋友了!要不是你提起,我还真不知道我曾有过这样的男朋友。”

        魏蓝话声一顿,脸上的表情一换,很淡然的道:“相信你也知道,这个世界上,那有不被人甩的人。不过我和这位及将上台的同学,毕竟有过一段感情,虽然我们已分手了,但我还是希望他能在台上好好的表现,不管他想在这舞抬上表达什么,我都希望他幸福。”

        “娘的,这叫做了婊子又立贞洁牌,你干嘛不去演戏,好一对狗男女,联手起来对付老四起来。”王长子虎目凶狠狠的看着台上的一男一女,一唱一合的表演,有种想冲上台狂揍他们的冲动。

        “看来魏蓝小姐果然是一位很有风度的女士,心肠还是这么的好。”只听那男主持人说道,话声一顿,用一种很古怪的口气道:“魏蓝,据了解,周逸才这位同学,唱歌很有天赋,是这样吗?”

        魏蓝忍住想要笑的冲动道:“当然,这是肯定的。”

        就在这时,台下凡是认识周逸才的人们,霍然一声笑了起来。

        待台下的嘲笑声过后,只听男主持人以激动人心的口气吼道:“有请……我们清大唯一的歌神,上台表演。”

        轰,平息下来的嘲笑声,又响了起来。但就在万千嘲笑声中,周逸才却上台了!

        ………………

        明天,地狱交易平台将要开启,交易将要进行中,下一个亡魂是谁,是做什么的?接下的情节,也主要围绕着地狱交易平台写

        另外感谢书友:默十窒息的打赏

        是一个网络上不可多得,纯绿色的免费全本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