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十章让他把我认出来

作品:《 地狱交易平台

        第二十章

        周逸才虽然已经决定帮助爱德华,但他也知道,这事不能由自己说出来,得由爱德华自己将他认出来。⑸.c0М\\

        这个机会怎么来,周逸才有点头痛。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却响了起来,掏出手机一看,是老二李谐打来的,接通了电话。

        “老四,我们还以为你又玩失踪呢?还好打你电话你接了,要不我们真打算到你家里去了。”李谐在电话里顿了一顿,接着又道:“你现在在那儿啊?”

        周逸才心里涌出一丝暖意,自打父母过世真正能关心自己的,也只有他们几兄弟,人不分贵贱,重要的是情意。

        周逸才心里暖烘烘的笑着道:“昨天我帮了一个人的忙,现在还呆在他家里,正打算回校了……”

        周逸才话还没说完,电话起响起了李谐的声音:“老四,万千别回校,经过我们几兄弟的一致认为,对于魏蓝那贱人阴你的事,我们想出了一个最好的法子,一个字就是——躲。只要你不出现在校内,在庆祝会开始前一个钟头,你的名字自然会被删除在演出名单里,魏蓝的奸计就不会得成了。”

        周逸才眉头皱了起来道:“老三,别对我提那个女人的事,既然我和她已经分手了,从此便如陌生人一样,虽然她打老大和阴我的事不能这样算了,至于演出的事,她爱怎么做是她的事,至于其他的,她想管也管不了。”

        “对对对,老四你就该这样想,不就是一个女人嘛,比她漂亮的媚媚多的是……嗯,算我没说。”李谐在电话里立即醒悟过来。

        周逸才摇了摇头,老三总是那样的口无遮拦,记性也特差,问道:“还有事吗?没事我就挂……”

        等等,上台演出?这是个机会,一个想法,涌现在周逸才的心里。

        周逸才对着电话道:“老三,还在吗?有事和你说?”

        “在,什么事?”李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周逸才道:“庆祝会是几点开幕?”

        李谐在电话里没有犹豫的道:“晚上六点正式开幕,但参加演出的表演人却要提前一个小时到达,不然视为放弃。所以老三,你只要等五点过后再回校,魏蓝就拿你无办法……嗯,就可以不用参加演出了。”

        “现在是几点了。”因为一直和爱德华交谈,周逸才根本没去看时间,李谐电话一来,他就接通了,当然不知道现在几点。

        李谐在电话里也没多问,直接道:“四点二十分,你问得这么清楚干嘛?难不成你还真想参加演出不成?”

        周逸才深吸了一口气,同时脸上挂起一丝玩味的微笑道:“对,我就是要参加演出。”

        “什么?老四,你莫不是疯了吧,明知道这是陷阱,你还往里面跳……不不不,你绝对不能回校,就听哥的一回,至于你临阵脱逃的事,等庆祝会过后再说。话又说回来,临阵脱逃也总比丢人好啊……”

        周逸才不听李谐罗嗦,直接截断他的话道:“老三,我已经决定了,有什么事,等我回校再说,先这样吧。”

        周逸才挂掉了电话,他不是一时冲过,更不是一时的气愤,而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决定的。

        本来周逸才的想法和李谐三人一样,躲在校外,待事过后再回去。但现在就不一样了,周逸才急需一个表演自己才能的机会,以便让爱德华认出自己就是他要寻找的人。

        能让爱德华认出自己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独奏琴钢曲,曲子当然是《幻魂曲》,在校庆祝会上弹奏出来,事后再说自己意外得到的这首钢琴曲,相信爱德华也不会疑起,倘若周逸才强拉着爱德华说自己要弹首曲子给他听,他听后就立马认出了自己就是他要找的人,那还不如直告诉他得了,费那么多心思干嘛!

        虽然魏蓝给他报上的是单唱《你到底爱谁》,但这不重要,只要他到了台上,可由不得他们做主,就算周逸才拿起话筒唱国歌这也是他的事,至于丢不丢人,周逸才也没放在心上,而且周逸才也没打算这么做。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爱德华认出自己正是他要找的人,至于其它的,周逸才根本不在乎。

        周逸才把电话放回口袋里,站了起来,对着爱德华道:“不管能不能找到你想找的人,今天晚上清大的百年庆祝会,是你唯一的希望,也许上天会给个一个突然的惊喜也说不一定。我打算回校了,因为今天的庆祝会上,我有一个节目,我得提前回去。”

        爱行华惊呼起来道:“周,你还会上台表演吗?”

        周逸才微微笑了一笑,点了点头道:“是这样的。爱德华,你是跟我一起走,还是等庆祝会开始前自己来。”

        爱德华苦笑道:“你觉得我还有留在这里的必要吗?我可不想像一只爬虫一样赖在这里不走。成为别人的麻烦。”

        周逸才问道:“不向陈天于告别吗?”

        爱德华站了起来,走到周逸才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朋友,像陈天于先生这样的大人物,还会在乎你这样的小人物和一个私生子吗?走吧,朋友,这不是我们该呆的地方。”

        周逸才认同了他的话,不再多说,两人勾肩搭背的走了出去。没有人问他们去那里,也没有人上来阻止,很顺里的出了别墅。

        周逸才身上虽然有五十万的巨资,但现金却只有四十多块,打的回清大肯定不够,而爱德华虽然有现金,但那是马克,想用都用不出去。

        两人边说边笑的又走了一段路,才在一个站台处等到了开往清阳大学方向的公共汽车。

        就在周逸才和爱德华走出别墅的同时,易才智也走进了陈天于的房间里。

        “走了吗?”陈天于身子靠在软椅上,看着易才智说道:“走了也好,少了一件麻烦事。给德国的唐纳德先生回话,就说我们把他亲爱的弟弟给赶了出去,他在Z国将再也不会得到我们的帮助,也没有人能帮助他。”

        易才智小心的道:“不是还有一个周逸才吗?”

        陈天于连手都懒得动一下,蔑视的道:“一个穷学生而已,小人物。虽然能与爱德华交流,对他却没有一点帮助。”想了想,接着又道:“通知清大的校长赵明雄,就说我改变想法了,让他放弃对爱德华的帮助,我再给清大注入一笔资金打到他账号里……哎,算了,你再给他打一千万过去吧,话就不用说了。你下去吧。”

        清大的校长身后可有着一个他得罪不起的人物,所以才放弃了这个念头,就连和赵明雄讨价还价的勇气都没有。

        看到易才智并没按照他的意思离开,陈天于皱着眉头道:“你还有事吗?”

        易才智犹豫了几下,还是走到陈天于跟前,弯下腰在他耳边低声道:“陈总,其实我们还可以这样做。”举起手来在脖子上一抹,脸上露出狰狞之色。

        陈天于眼中爆起一阵芒光,突然,他仿佛想到了什么可笑的事一样,大笑起来道:“易才智,你知道为什么我是陈总,而你不是吗?”

        易才智有些讶异的看着陈天于,只听他继道:“因为我们是两种人,你有才干有能力,我清楚,但你却没有成功者应有的心胸,所以你这一辈子注定是只狗,我陈天于的走狗,所以我才会容忍你背着我做出很多我不想做,我却又想做的事。”

        话声一顿,陈天于厉声道:“不过我警告你,如果你胆敢背着我做出对爱德华不利的事,就别怪我陈天于翻脸无情了。”

        易才智连连摇头道:“不敢,小的绝对不敢了。”

        陈天于这才和颜悦色的道:“有些人,有些事,不能做绝,做绝了,等于就没法给自己留条后路。你滚吧!”

        站在读者立场上采纳众多网民意见,满足您不同的阅读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