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十七章辱人者,人恒辱之

作品:《 地狱交易平台

        第十七章辱人者,人恒辱之

        “啪!”一声轻盈的响声,使所有的嘲笑声哑然而止,周逸才的手狠狠的扇在了赵紫烟的玉脸上,在所有人不可相信的目光下,周逸才冷冷的说道:“也许你的举动只是想让自己得到更多的关注,但请你相信,你选错了目标,我虽然只是个学生,也不是你能污辱的,这一巴掌是为我自己打。/Www.QВ⑤、CǒМ/”

        “啪!”周逸才反手一巴掌打在赵紫烟另一边脸蛋,冷冰冰的语气又响了起来:“这一巴掌是为我父母打的,因为你的话已经污辱到了他们。”

        沉默的房间里又响起了一声轻响,在众人目瞪口呆下,周逸才冷笑道:“这一巴掌是我代你父母打的,因为他们虽然赐予你美丽的外表,但却没有教会你怎样去做人,更没教你如何去懂得尊重一个人。”

        沉默,整个房间里沉默一片,人们都用惊讶的目光看着周逸才,不能相信这个长得一张平凡无奇的脸,一身极不合适参加这种酒会的衣服,配着一双很旧的皮鞋的少年真的敢当众甩一个明星的耳光,要知道在他们的心目中,周逸才不过是一个翻译,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已。

        但他的举动,无疑震撼了在场的所有人,难到他真的不想活了吗?

        这是所有人的心扉,当然,除爱德华外,他从周逸才愤怒的神情里看出了这位朋友的怒火,大概已经猜出事件的起因,他坚自己的朋友绝对不会做出有辱绅士风度的事情出来,绝对是这个该死的女人先冒犯了他,这是绝对不可原谅的。他目光向人群中看去,想让陈天于了来解决这事,随便把这个令他厌恶的女人带走。

        人群中却没有陈天于的影子,如果他在,也绝对不会容忍这样的事发生。

        好一阵沉默,在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声被打破,将人们从痴呆中惊醒,同时引来了赵紫烟在别墅外的经济人及两个保镖。

        “烟儿,发生了什么?”赵紫烟的经济人带着两个保镖冲了进来。

        赵紫烟终于回过神来,恶毒的看着周逸才,咬牙切齿的对自己的经济人说道:“华叔,打,给我打死这个狗东西,我今天非杀了他不可。”

        华叔看着赵紫烟肿胀的脸蛋不用问,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如野兽一样的眼神,打量了周逸才一眼,穿着的衣服是地摊货,样子也是学生,肯定不是什么豪门公子哥,虽然好奇周逸才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样的酒会中,但已猜出了周逸才的身份后,毫无顾虑的对着两个保镖吼道:“给我上,往死你打……”

        “往死你打,哼,赵华,你好大的威风,好大的杀气,好大的胆子,竟敢在陈某这块地方行凶打人,还有没有把我陈天于放在眼中。”一声愤怒的咆哮,震住了所有的人,陈天于自人群中走了出来,心里的怒火不言而喻,自己仅仅离开了几分钟,竟有人当着爱德华的面,扬言要将周逸才往死里打,无疑是在他陈天于脸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陈天于的愤怒无疑震撼了在场的人们,不知道这位深海市商界第一人为什么会为了一个默默无名的穷学生而暴跳如雷。

        陈天于的目光如能洞悉人的灵魂一般,直视着赵华的脸庞,是人都知道这位百亿富豪此时的怒火。

        “说。”一声惊天怒喝,从陈天于嘴里爆了出来,直震得整个大厅场动了一下。

        赵华只觉自己的灵魂仿佛都吓得飞上了天,吞吞吐吐道:“陈……陈总……”

        陈天于冷哼了一声,载断他的话道:“我可不敢当你的陈总,你是谁啊?那会把我陈天于放在眼里,你这样的人物,我陈天于可不敢有你这样的员工。”

        “陈总,你这是做什么嘛!不就是在你的地方得罪了一个小小的翻译罢了,紫烟这就给你赔礼道歉,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谅华叔这一回,要不,我今晚就留下来陪陈总就是。”赵紫烟也是机智灵巧之人,要不也不会凭着一部青春剧而红遍大江南北,亦知自己在陈天于地盘上,当着众多的权贵人面前闹事,无疑是给陈天于脸上狠狠的一巴掌。

        她脸上再没有那不可一世的表情,小巧玲珑的脸蛋,露出了妩媚迷人的微笑,秋波似水,透露出一种很暖味的举动,纤纤玉手就要像一颗盘根节错的树根绕在陈天于右臂上。

        只要能平息陈天于的怒火,赵紫烟甚至可拔光衣服,当众跳脱衣舞。只是她太低估了陈天于的怒火。

        也许,如果周逸才是一般的普通翻译,相信在她这番抛头露骨的话下,或许能平息此事,倘若她能慧眼识金,不把周逸才当着一个任人污辱的学生,立即道歉的话,事情会另当别论,但她那一句“一个小小的翻译”无疑是在陈天于心里火上浇油。

        就连在场的所有人都以为此事就快平息时,在万众万众瞩目下,陈天于毫不犹豫举起手来一巴掌扇在赵紫烟的脸上。

        “啪!”狠狠的一巴掌,扇醒了所有的人,同时也震惊了所有的人,在众人不可至信的目光下,陈天于大喝一声道:“来人,将这几个不开眼东西给我拖出去,从今以后,我陈氏集团旗下的盛乐娱乐公司也容不下这几尊大神了。”

        陈天于煞气冲天地将目光从在场的嘉宾们身上扫过,冷笑着道:“相信我盛乐公司不要的人,诸位也不会感兴趣吧?”

        几个深海市娱乐集团的老总笑呵呵的立即道:“那是那是,这种不开眼的狗东西,谁要是胆敢要了,那就是和我们整个深海市的娱乐公司做对。”

        几句话,几乎判了赵紫烟及她的经济人的死刑,这一生她可能都没机会再踏进娱乐界这个圈子了。

        直到这时,人们才猛然发现,周逸才身上始终围绕着一股淡炒的优雅神韵,原本平凡无奇的一张脸,因为幽黑的眸子里闪耀着自信和有些玩味的微笑,有种说不出的韵味在其中,浑身上下流淌出那种自然之气,纵然比起他身边的爱德华这也不遑多让。

        一个人的富与贵,这可以从衣着可以看出的,但一个人的尊贵和优越,是绝对伪装不出的,豪门之所以称为豪门,就是因为他们是世代累积而成的,那种举手投足间的气质是自天而来,如浑然天成一般,非一般人能拥有和模仿得了的。

        从陈天于毫不客气,甚至不留余地对赵紫烟这种国内著名影星的惩罚手段足以看出,这位穿着平凡,但气质高贵的学生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是多么的重要。

        当然,这仅仅是他们的猜测,陈天于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只怕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了。

        陈天于的爆怒,他的一巴掌,无疑将在场的所有人都打醒,直到此时才发现周逸才大异常人的优越,也许这位其貌不扬的学生,是某个豪门的公子也说不一定。

        所有的人心里不仅涌起这样的一个念头,看着周逸才的目光再没有那种高人一等,不可一世的样子,而是一种充满着讨好和献殷勤的神色。

        正如常话说得好,鲜花得绿叶来配,方显其美,此刻的陈天于正是周逸才的绿叶,只是这绿叶的身份,来头太大,虽然陈天于的本意不是这样,但给在场的每个人一种错觉,以至于所有人都将周逸才看成真正的权贵人物。

        一种无力感涌现在赵紫烟心头,如果她直到现在还看出问题在于周逸才的身上,那她也配不上著名影星这样的身份了。

        “给我拉出去。”陈天于有些厌恶的看着早就吓得失去人色的赵紫烟几人,他之所以让这女人出现在酒会中,主要是奔着讨好爱德华的心思,虽然他已经怀疑爱德华的身份,但向来做事滴水不漏的他,还是果断的出手,谁知道爱德华到底是不是唐太斯的私生子?要是因为这事情而有损自己在爱德华心目中的形象,太得不偿失了,至于周逸才的感受,他才没时间去理会,装腔作势主要是给爱德华看的,才以雷霆手段,不顾以前情意,狠毒出手。

        陈天于话声一落,几个身上高大,浑身如钢铁一样的大汉涌了出来,架着赵紫烟几人便走。

        “慢着。”周逸才一声平淡的声音响了起来,微微一笑,对着陈天于说道:“陈总,我有几句话要和赵小姐说。”

        陈天于点了点头,做了个顺水人情,两个架着赵紫烟大汉立即放开了她,但赵华及两个保镖却被无情的拖了出去。

        “这位小弟弟,求你给陈总美言几句,我知道我错了,我不该得罪你,你要怎么惩罚我都行,但请你求陈总别把我赶出公司。”赵紫烟知道倘若自己被赶出了这个门,什么著名影星,什么光芒都会在陈天于一句话下,消失得无影无行。

        陈天于能一手把自己从默默无名的人弄红,同样也有能力让她身败名裂,成为世人的笑柄。几年前发生的那次艳照门事件,可是陈天于一手谋划的,他的手段之毒辣,赵紫烟比任何人都清楚。

        周逸才的话,无疑让这个绝望的女人抓住了一根救命草,连滚带爬的扑倒在周逸才的脚下,此时这位著名的大名星,早就没有往日的风采,那种呼风唤雨的气势,当她拔下光芒的外衣后,也只不过是一个需要求助的女人吧了!

        周逸才望着已是泣不成声的赵紫烟,脸上没有蔑视之情,只有淡淡的微笑和自信的目光,用及为平和的声音说道:“赵小姐,上天赐予了你美貌,但你却没学会去懂得尊重一个人,古人有云: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虽然你是一个女人,但请你记住,每一个都有他值得尊敬之处,更不是你拿来污蔑和嘲笑的话柄,我可以原谅你对我的不敬,但我绝对不会原谅你污辱我的父母。”

        话声一顿,周逸才用肯定的语气一字一句的道:“辱人者,人恒辱之,我不能因为你是一个女人,就能原谅你的错误,但请你再次记住,凭你的美貌,可得千万人宠爱,如果你再拥有一颗善良正直的心,宽容之心,我相信,你他日之成就,绝对不比现在差。”

        说完,周逸才转身而去,回到爱德华的身边。

        赵紫烟朦朦胧胧的站了起来,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没有人去同情她,因为这就是现实,当你得罪不该得罪的人后,世人都会离你远去。

        酒会在这样的气氛过后,根本无法再举行。宾客散尽,周逸才本打算回校,但经不住陈天于及爱德华的挽留。

        “周,那个女人到底对你做了什么?”临睡前,爱德华在周逸才的房间坐了一会,这足见他对周逸才的重视。对像他这样的人而言,当他决定走进一个人的房间,并和那人交谈时,已经把那个人当成*人生中最好的挚友之一。

        周逸才的身上仿佛有种吸力,也许传自巴克豪斯的气质,也可以说是来自地狱交易平台这逆天的宝贝,但不管怎么样,周逸才身上总有种东西,在深深的吸引着爱德华,同时也有吸引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因为她污辱我的父母。”提及酒会中的事,周逸才脸上仍有余怒。

        爱德华愤然而起道:“亲爱的周,你就打算这样放过污辱过你父母的人吗?要是有人胆敢污蔑我尊敬的父母,我非……”

        周逸才有些好奇的道:“爱德华,你要怎么做?”

        爱德华没有接着说下去,只是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周逸才还是从爱德华微笑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狠色,像他这样身份的人,那一个又是泛泛之辈,欧洲那些贵族的阴暗,周逸才虽然没亲眼见过,但还是耳熟能详的。

        两人又细聊了一会,便各自回房睡去。

        ……………………

        呜,终于修改完了,马上就传上新章节,对不起了,朋友们。

        站在读者立场上采纳众多网民意见,满足您不同的阅读需求!